(吉隆坡10日讯)团结政府阵营在雪兰莪州虽占有执政优势,可坚守州政权,惟来势汹汹的国盟绿潮不仅在雪州北部刮起,在雪州中南部也出现零星“绿化”迹象,势必对掀起一场艰巨决战。

Advertisements

时评人蓝志锋认为,除了去年11月全国大选,国盟大选凭著绿色浪潮,一举拿下雪州北部4个国会议席,其实雪州中南部也有出现零星的“绿化”迹象。

他表示,被国盟于大选中拿下的4个雪州北部国会议席,分别为沙白安南、大港、乌鲁雪兰莪及丹绒加弄,属于这4国席底下的9个州议席对团结政府联盟而言,可列为危险议席。

属于这4国席之下的9个州议席分别4个国阵原本持有的双溪侨华、双溪班让、乌鲁安南和双溪武隆州议席,以及4个原属于希盟的沙白、适耕庄、新古毛及柏马登州议席。

至于峇冬加里州议席则因前祖国斗士党籍的议员哈鲁迈尼无故缺席州议会长达6个月,而被议长革除议员资格,而导致议席悬空。

“回看去年大选,伊党也拿下了加埔国席和瓜拉冷岳国席,这两席分别在雪州中部及南部。这是伊党不简单的成就。”

他说,尤其是瓜冷国席,非巫裔选民超过40%情况下,伊党还能赢得此国席,意味著这些议席的选民支持国盟,或不满当时在任的国会议员表现。

根据2022年全国大选资料显示,瓜拉冷岳国席选民占比为,巫裔55.1%、华裔23.59%、印裔17.17%,其他4.13%。

“虽然说,加埔和瓜冷被伊党拿下其中存在其他因素影响,包括加埔国会议员哈丽玛,她不仅是出任过巴生海峡州议员,也曾是雪州行政议员,以及瓜拉冷岳国会议员阿末尤努斯,他是雪州伊党主席,也是原任昔江港州议员,是2018年选举,伊党在雪州唯一胜选的州议员。”

“所以说,他们这两位胜选的伊党国会议员,都有在各自国席底下当过州议员,在当地服务及扎根,选民都认识他们。”

“类似这样的地方性因素,在州选中会被更加强烈的放大和反映出来。”

因此他认为,团结政府联盟政党在加埔和瓜冷国席下的州议席都变得岌岌可危。

加埔国席下的州议席有3个,分别为中路、士文达及巴生海峡;瓜拉冷岳国席下则同样有3个州议席,分别为昔江港、万津及摩立。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砂8河岸修复项目竣工 耗资6300万 惠及19.5万人
下一篇新闻习近平:中国大平洋岛国政策 秉持“四个充分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