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1日讯)5名中国旅客来马旅游时,疑似遭到警方钓鱼执法,在酒店等车遭到一名疑似男警察的逮捕,随后在借取手机报案后,反遭诬陷偷手机,其中一名女子目前被控偷窃及辱骂警员罪行。

Advertisements

被告游客母亲向《东方日报》记者揭露,她于7月9日带著12岁的儿子与女儿在内的男女,分开在柏威年商场附近的酒店门口等车。

“突然一名身著白衣的巫裔男子试图与我女儿攀谈不果后,便绕著向我和儿子的方向,我顿感不妙,便立即带著儿子离开该地。岂料那名男子追上并拽断我儿子的背包,我则大声提出质问,然而因语言不通,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他随后便出示警员证件。”

她指出,该名男子还拿起手铐铐住她的手,而她托女儿向该名男子提出报案的请求,并在商场内保安柜台前方的一名人士借取手机报案。

“由于手机没开启全球通,再加上我们不知道马来西亚的报案热线,我女儿便以英语向该人提出请求,但该人联系的号码却是私人电话号码,随后一名女警察便抵达现场。”

她补充,警察将他们带往地下停车场的一间办公室,并表明只要他们删除手机录制的事发影片,便可放他们离开,然而在删除相关内容后,警察却反指他们刚刚借取的手机,是他们偷窃的,并将他们5人带往金马警局录供。

“抵达金马警区总部时,他们要求我们将自己的手机上交,其中一名黄姓警官以中文表示,先是指我们若承认捡到手机,案件便比较好解决,只要归还手机便能解决。”

“警方仅是要求我承认捡到手机,而非偷手机,我便承认了,但警方却要求我将捡到手机的时间点,挪前至该名男子拽断我儿子背包的时间点。”

她估计,由于该名男子拽断我儿子的背包的举动,疑似执法失误,才会提出相关要求,所以她便否认相关指控。

“接受录供后,警方要求我签署4页的文件,由于文件都是马来文,因此我不知道签署了什么。”

她披露,警方从本月10日的凌晨1时至早上6时期间,将连续单独传召他们录供,孩子也是在疲惫的状态录供,最终在当天晚上11时签署相关保释文件,才允许除她女儿外的4人离开警局。

“目前女儿被带往吉隆坡法庭面临辱骂警员及偷窃的指控,我们不认罪后,法官允许女儿以7000令吉外加一名本地人士保释,而案件将在8月16日续审。”

她也无奈表示,他们持有一个月的旅游签证来到马来西亚,如今的官司将拖至旅游签证到期,他们正在思考日后的行动。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慕尤丁滥权案 辩方:未提供控状细节为迫害 
下一篇新闻“该死的民粹主义者”言论掀议 新国国会议长向反对党议员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