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兰莪州在2008年成功以3分之2的多数议席执政。雪兰莪在过去3届州选以“躺平”大胜局势执政。掌握联邦政府大权的团结政府,加上原本以为政权固若金汤的雪州团结政府,在此次6州选举中却失去了3分之2的优势,被国盟(包括伊党)攻克22个议席,团结政府只能以简单多数议席继续掌管雪州。同时国盟成功攻克槟城11个议席。

简单来说,6州选举战绩如之前有者所预料3比3。团结政府(行动党、公正党和诚信党组成的“希盟”加上巫统)即便成功“守”住雪兰莪、槟城和森美兰州执政权,但是,国盟成功在这3州拿下分别为22个、11个和5个州议席。反之,一直被预测国盟和伊党可保住的3个州,分别是吉打、吉兰丹和登嘉楼,这股绿潮政治却是以“躺平”的政绩轻易胜出。尤其是登嘉楼,国盟取得100%胜利,即32个议席全胜;吉兰丹只输2席;吉打只输3席。

从国盟轻取对手的3州看来,不仅成功否决了团结政府在雪州3分之2议席的优势,而且还攻克槟城11个议席,再拿下森美兰5个议席,可明显看到即使团结政府拿下了森槟雪3州执政权,只能是“惨胜”;反之,国盟继续掌权的吉丹登3州却是“大胜”。

若比较上届的6州选举结果,国盟在上届槟城选举,只获胜1个议席,如今却拿下11席。上届雪州选举国盟只夺得5席,此届却攻克22席,而且否决了团结政府在雪州3分之2的议席优势。而森美兰上届州选,国盟只胜1席,如今增至5席。

国盟在原有的3个执政州,尤其登嘉楼之前只拿下22席,此次增至32席,战绩是全胜。上届吉打州选举拿下20席,此届州选拿下33席。吉兰丹在上届州选拿下38席,此次选举拿下43席。

总括而言,国盟包括伊斯兰党在6州选举中战绩丰硕。这对砂拉越人而言,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政治信息。

团结政府“绿化”保政权

雪兰莪州一直都被执政政府视为政权的核心,属于“心脏州”,如今这个汇集联邦政府的“行政心脏”,却被国盟拿下22个议席,同时团结政府不能再以“3分之2”的强势继续执政,犹如心脏被刺了22支刺。

这对安华主导的团结政府而言,是非常艰辛挑战。但是可以预见,安华若要稳住团结政府,想在下届继续执政,就一定会“走偏锋”,施政更种族化和宗教化,原因是团结政府里的巫统已在马来社会里失去影响力,迄今除了森州仍保留点丁的政治影响力之外。

简单来说,巫统在马来社会的政治影响力已经微乎其微了。同时,公正党迄今仍无法获得众多马来社群的支持,所以,安华接下来会推出更多趋向伊斯兰化和马来民族化的政策,以便拉拢更多马来选票,保住政权。这是可以预见的安华未来将施展的政治手段。

当国家政治氛围和执政政府趋向更“绿化”时,马来半岛外的婆罗洲岛上的土著社群将无法独善其身,到时土著习俗土地是否会变成“马来人土地”?

国盟竞选金从何来?

安华领导的团结政府,是否早已走向宗教和种族化?明眼人早已看在眼里。

在倒数六州选举投票日的6天前,首相安华到槟城与学生交流有关大专生的土著固打制课题时,再次明确公开表示,若政府取消固打制,团结政府将在6州选举败北。这个口气和立场,以及之前团结政府一再表明的不承认统考文凭等,已可看出端倪。打着“昌明大马”口号的团结政府,早在今年5月25日首相署部长莫哈末纳因便已公开声称,政府预计将向国会提呈极具争议的1965年伊斯兰教法庭(刑事权限)修正案(355法案)和伊斯兰教法庭(联邦直辖区)法案,以强化伊斯兰教司法体制等,这一切赤裸裸地彰显安华领导的团结政府拟定国家政策时趋向宗教和种族化的决心。

但是,很遗憾仍有不少国人宁可选择性看不到、听不到,甚至选择性不去相信政府已趋向伊斯兰化和种族化, “昌明大马”早已沦为口号罢了。

土团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较早时指出,土团党银行户头已被反贪会冻结,这将影响该党和国盟在接下来6个州选举的竞选机制。但是从刚出炉的6州选举结果看来,没有了大笔源自土团党的政治资金,国盟仍然大胜,这令人省思。毕竟国盟和伊党竞选需庞大的政治资金,钱从何来?这是各造不应忽视的事。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6州选举丢失多个议席  安华及团结政府受挫
下一篇新闻须为败选成绩负责 阿末扎希恐被逼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