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李敖大师于1961年26岁那年,发表一篇《老年人与棒子》的文章,一鸣惊人,掀起千层浪,轰动当时思想保守,充满白色恐怖的宝岛。李敖嘲讽老年人迟迟不肯交棒,霸着粪坑不拉屎,他还说“我担心的是,老年人不但不肯把棒子交出来,反倒过来在青年人头上打一棒。”

Advertisements

由于该文章的影响“无远弗届”, 有人很夸张的说,李敖一生的荣耀都停留在他风华才茂的26岁那年。

我国的法定退休年龄为60岁,但不包括政治人物,所以老马年逾90岁还可回锅再掌相,现在百岁老人还频频说三道四。

我国政治老年人迟迟不肯交棒,原因很多,主要有:
一、虽然老了,但还健康,从政经验丰富,交游广阔,事半功倍。

二、目前的政治地位得来不易,正享受政治权益,哪有可能轻易交出一手打下来的江山。

三、有萌退意,但上头不允许,为了大局只好撑着,有点“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四、不是我不欲交棒,而是青年人还不成才,无法接班。

今天的美里市除了美里国会议员赵议员来自公正党之外,人联党可谓“一党独大”,独揽三个州议席和控制美里市议会,三位州议员也分别当部长、副部长、市长。砂州选大约在三年后举行,这三位议员有可能交出棒子吗?近日动作繁多的人联党二、三线领袖有望接班吗?

史纳丁州议员李部长,今年73岁,年轻时跟随前副首长陈康南多年,后任助理部长,在大家以为他将是“万年助理部长”时,他突然时来运转荣升副部长,近年更上层楼,被扶正当正部长,这是他个人的政治颠峰,也是美里之光。你觉得李部长会急流勇退,告老还乡?

卑尔骚州议员陈副部长今年67岁,他一生对人联党忠心耿耿,我目睹他从黑头做到白头,从浓发拼到稀发,无私的为人联党付出,副部长不是他的终站,以他的实力、能力,再加上中央党职,他应还有更大的政治抱负。

埔奕州议员俞市长,今年67岁。如果他不是州议员,市长连任可能充满变数,处理市政必感压力,事倍功半。俞市长是首次当州议员,是位勇于最梦与做大事的州议员,一届州议员不足以完成他的梦想,实现他的理想。

上届州选,人联党战绩辉煌,竞选18席赢得13席,把行动党打得落花流水,只守住2席。来临州选,行动党已别无选择,势必全力反击,从谷底反弹。砂全民党并入民进党后,也必会与人联党竞争成为砂政盟中的第二大盟党,以增加官职,掌握话语权。显而易见,人联党选情严峻,并不乐观;为了在稳中求胜,一般预料党中央必定征招三老在美里原地守土。

法国的马克隆39岁任法国总统,美国的柯林顿与奥巴马40岁出头就当上美国总统,美里的赵议员年纪轻轻31岁就当选美里国会议员。美里人联党二线领袖已不年轻,何时才能披甲上阵竞选州议员只有他们最清楚。

有人说,如果老人不交棒是否会出现“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现象?以目前美里人联二线领袖的资力与中央党职来看,他们毫无能力与胆量挑战三老,更谈不上逼宫。

上台靠机会,下台靠智慧,如果三老不交出棒子,二线领袖就没机会接棒!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李景胜:STEM对推动国家发展至关重要
下一篇新闻智轨列车测试专用道 预计9月杪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