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工程部长兼砂政盟总秘书拿督斯里亚历山大在国庆日期间称,若我国经济不稳定,砂或可发行本州的货币,他说“砂拉越的经济良好,而国家经济表现不佳,或许砂拉越可以拥有自己的货币。如果砂拉越的经济比其他地方好,那么为何不可呢?这就是我想强调的。

Advertisements

”亚历山大,何许人也?他的祖父敦朱加是代表砂参与参组马来西亚谈判的成员之一,更在上世纪70年代随敦拉萨访问中国北京,由于他蓄着土著传统的长辫子,所以特别抢眼,据称还在北京还留下不少趣事。

亚历山大的父亲丹斯里莱纳林奇,是土保党前总秘书,并在1970是唯一代表砂起草国家原则的领袖。

亚历山大,现年65岁,是“根正苗绿”的政三代, 2018任土保党总秘书,砂政盟成立后,顺理成章的成为砂政盟总秘书。他自1999当选加帛国会议员之后,无战不克,官运亨通,当首相安华组团结政府时,他出任联邦工程部长。

亚历山大的“货币论”,不仅代表他自私、政治思想狭窄、缺乏国家意识、爱国意识、没有国际观、更对国家货币的运做一窍不通,贻笑大方。惟他没说明何谓我国经济不稳定?他也无法阐明砂可根据那条法律私自发行货币?

雪兰莪与槟州的GDP占全国的一半,若有发行本州货币的需要,那还轮到砂?若每州都有样学样,各自发行货币,我们的国家银行将如何操作?照理当国家有难时,砂应发挥爱国精神,挺身而出,守护国家,共患难,渡时艰,怎么可以“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当头各自飞”?

我还记得多年以前当韩国面对经济危机时,该国的妇女们自动自发,在全国各地排队为国捐献自己的金条、金饰、金链等,看了令人佩服,这就是以行动来爱国;爱国不限于在国庆日挥挥国旗、喊喊口号,爱国应该是当国家有难时,大家团结一致,捍卫国家。

我不曾听过有奉行“一国两币”的民主国家,当然在一国两制的制度下,一党独大的中国允许香港与澳门各自发行货币。

有人说,亚历山大的“货币论”是在测水温,探军情?当他讲这番话时,他有没有把首相兼财长、国行行长、砂总理、货币经理放在眼里?

砂人联党是砂政盟的第二大盟党,如今总秘书的“货币论”, 人联党背书吗?人联党身为砂最大华基政党,也是捍卫砂本土意识不遗余力的政党,它有政治责任对重大议题表态,例如,“货币论”是强烈本土意识促成的吗?本土意识是过程还是结果?本土意识的膨胀最终会导致砂脱马?许多时候,沉默不是金,沉默就是默认。

箴言说“一句话说得合宜,就如金苹果在银网子里”。这是一幅超美的画面,说明讲话的艺术,对的话有画龙点睛的能力。

华人爱说“饭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乱说”。政治人物,特别是执政掌权的,必须慎言,因为“一言可以兴邦,一言可以丧邦”!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国家元首911走访诗巫 市中心仍未见高挂国州旗帜
下一篇新闻空气不健康指数 斗湖,亚庇及根地咬是处中等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