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副首相兼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健康思维基金案经总检察署撤控及法庭判决“释放但不等同无罪”(DNNA – Discharged not Amount to Acquittal)后,结果炸开了锅。很多人指向首相安华干预总检察署的决定,安华已公开作出否认,但仍然被质疑。

在追求民主国家体制的三权分立下,司法、行政、立法独立被期待,彼此不可越权。而阿末扎希案件,许多人都想做“判官”,因为阿末扎希予人印象欠佳,尽管作了副首相,也没有太大改观。

但是否意味著扎希有罪,就等于安华没有干预司法,反之,就是干预,这符合逻辑吗?受过新闻专业训练的学生,大概都知道许多人获得的资讯都会因此形成“刻板印象”,认为自己的判断是对的,别人是错的。

过去媒体不断塑造阿末扎希的“不好”,而现在他却成为团结政府的一员。当然投靠希盟,是巫统利益的最大化,不然该党可能更快步入泡沫化。

华人是很务实的民族,过去他们很难想像行动党可以接纳阿末扎希,但因政治剧变,两权相害取其轻,为了抵挡国家走向伊斯兰化的灭顶之灾,接受阿末扎希确是无奈中的无奈。

当然,在步向民主开明道路上,安华的“亮剑”是反腐反贪,而这也是国家希望之所托。没有严格意义的反腐倡廉,没有苍蝇老虎一起打,贪腐只会继续滋生。

总检察署的独立会被质疑,缘于其是首相所委任,而既是首相委任,就会受首相指示,这是我们的“直观理解”。因此就是首相真的没有干预,似乎也难逃嫌疑,这是阿末扎希“脱身”的困扰。

总检察署考量

总检察署在决定对阿末扎希案件撤控时或许也早有本身的考量、意志力与想法,甚至也有本身的“隐藏”政治立场。安华干不干预,或许都无法影响他们独立判断与决定。难道因为阿末扎希存在的社会差评,我们就期待安华的干预,才满足社会期待,而这种干预难道就更符合我们理解的所谓司法独立么?

因阿末扎希被释放而谩骂行动党为走狗的政治人物,包括前卫生部长凯里及大马民主联合阵线(MUDA)主席兼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其实他们都抱有难解的“心结”,凯里在全国大选被阿末扎希安置在非安全区致败选而心怀旧恨,而赛沙迪因该党没能得到希盟的“全面接纳”而心生嫌隙。

把阿末扎希送进牢房,与前首相纳吉同一命运,似乎会得到很多人欢呼,但现实是残酷的,如果阿末扎希入狱,政治会是怎样的变化,难以预估。有论者认为,安华与阿末扎希绑在一起,安华的政治生命将更早终结,这仍言之过早。当然希望安华政府垮台者,大有人在。

政治改革路上面对刁难与扞格是意料中的,有些事不尽如人意,有些事是迫在眉睫,安华政府能否坚定走出自己改革及反腐倡廉之路,全民都在观察。

总检察署独立运作确实是我们期许的,但是当其作为不如我们预期时,我们突然希望其被干预,这是矛盾的。

阿末扎希被释放不等同无罪,拷问著总检察署的决定,一直逼问安华、质疑安华、否定安华,似乎安华介不介入都成为“难题”。如果安华真的干预阿末扎希案确保其入罪以满足社会观感,难道就不违反我们对总检察署独立原则的要求么?

安华说他没有干预检察署的决定,你选择相信还是不相信?安华政府是否能走得稳,人民信任是基础。无疑的,安华政府急需早日落实检控分离的重大司法改革,才有望杜悠悠之口。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李荣健:MUDA走自己的路
下一篇新闻21岁男大生失联找到背包眼镜 爸爸接老师电话才知噩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