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越在野党年,砂拉越在野党在一场选举中回到了2006年的局面。2006年,砂行动党与公正党一共斩获6席,同时砂国民党拿下1席。而2021年,砂行动党只获得2席,砂团党只获得4席,还低于2006年的时期。这是为什么?

Advertisements

行动党失去支持?

首先,作为砂拉越70年代以来最稳定的在野党,砂行动党在2021年的成绩让许多人认为行动党失去了人民的支持,这样的说法是否正确?我们看看以下的数据。

2021年州选,行动党在古晋区内赢下唯二的两席,以杨薇讳与张健仁分别以540票以及1198多数票拿下。行动党过去的强区哥打圣淘沙以1683票落败,但江峰年依然在仅仅50%不到的投票率的背景下拿下4123张选票。诗巫区中,行动党的强区巴拉旺,行动党仅仅以100张选票落败。民都鲁的丹绒峇都更是以23票落败。

虽然行动党在这些选区落败,但所得票并不少,更是出现100张与23张多数票惜败的情况。这可以证明行动党并未失去砂拉越城市选民的支持。如果这样不足以说服大家,那么我们可以看第十五届国选时行动党得票。

在古晋区,俞利文以2万8891张选票大胜人联党的郑志国。张健仁在实旦宾区力战当时人联党的强人罗克强,并以7158张选票击败对方。诗巫方面,林财耀力战市长丁永豪以及砂拉越前财政部长黄顺珂,依然以7760张多数票拿下。民都鲁方面,周长佑虽然惜败拿督斯里张庆信,但依然获得超过2万张选票。

纵然国州分投的情绪有着一定的影响,但不可能出现如此大的差距。因此这凸显出砂行动党依然有着一定量的支持。

与砂政盟组联合政府

2022年全国大选的成绩,对于砂行动党来说固然是一场靓丽的翻身仗,但同时也将砂行动党推向一个十分尴尬的处境。一来赢下了五个关键的国会议席的行动党,在联邦层面上必须与多年来制衡的砂政盟合作,一方面在砂拉越内部层面又必须持续监督砂拉越政府的施政。这也是如今许多人,包括行动党自身正在寻找的答案–如何处理与砂政盟之间的关系。那么,目前行动党在这场探索答案的旅途中,给了支持者什么答卷呢?

第一,按照目前的局势来看,砂行动党很清楚理解砂拉越并不可以没有在野党。因此在砂拉越层面上,依然以在野党自居,以继续获得底层百姓支持。

第二,砂行动党愿意与砂政盟在联邦层面,乃至砂拉越层面合作。

这两点,可以从近期砂拉越行动党的发言看出端倪。首先,在砂拉越层面,砂行动党针对近期砂拉越的几项房屋土地政策如地契更新费做出猛烈抨击,同时也对一些工程比如三千万旗杆提出人民的困惑。其次,砂行动党在六州州选后提出了合作共赢,强调东西马的合作与交流,加强及完善联邦制度与分权问题。

这样的论述,实际上更加贴近如今砂拉越政府以及总理阿邦佐的方向。以目前总理阿邦佐的行动,可以看得出总理认为加强与联邦的合作有助于带动区域稳定,最终有利于砂拉越的长远发展。因此,总理积极参与联合政府的事物,甚至参与六州州选的助选活动。同时,在总理目前的积极运作下,联邦重视砂拉越的地位,甚至再次在古晋再度召开联邦内阁会议。而这些也让总理倡议的新能源发展获取稳定的政治环境。那么砂行动党的态度是什么?

实旦宾国会议员张健仁在日前国会提出要求联合政府协助并加强砂拉越的工业发展,这显示出砂拉越行动党愿意在联邦层面上与砂拉越政府合作。

或成土保最好盟友

在砂总理以及砂政盟整体积极参与联邦事务,积极推动以砂拉越引领马来西亚乃至东南亚的议程之时,砂政盟整体的意识形态逐渐向更加宏观的联邦主义靠拢,而不仅仅是留守砂拉越的一亩三分地的封闭主义。这与自2016年以来的砂拉越政治形成对比。当然,笔者并不认为过去已故首长阿迪南本意是推动本土主义。只是当时在推动宏观的包容政治并建立新的民族认同感时,砂拉越不可避免地走向狭隘的本土主义。然而,这对于笔者来说,是砂拉越人在寻找在马来西亚乃至区域国际政治下必然会走的道路。所幸,在联邦政局混乱的情况下,砂拉越人开始理解到引领改变马来西亚的可能性。

这也直接使到砂拉越政府的意识形态开始与行动党宏观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以及“公平合理的马来西亚”的政治理念相契合。

这也是为什么,在国家元首到来时,总理与副首相法迪拉不仅仅热烈欢迎,更是表态将坚守马来西亚联邦的完整以及马来西亚的多元的根本原因。

人联窘境与政盟前程

事实上,处在尴尬局面的不仅仅是行动党。人联党也似乎处在一个 “联邦在野,州在朝”的局面。因此,人联党也不停与行动党展开论战。

这也是许多砂拉越子民困惑不已的地方。许多人民并不明白为什么同在联合政府,但双方却不停笔战。这根本原因在于,首先即便人联党在联邦有一位副部长,但其资源因为各种原因很难直接让人联党受益。而即便砂政盟有数位联邦部长以及一名副首相,相信他们在寻找资源解决问题之时也时常面对问题。因此,便出现了人联党“联邦在野,州在朝”的 实际情况,与行动党的“联邦在朝,州在野”如出一辙。

加上双方所争取的版图十分相同,导致两党矛盾被无法磨合。

在两党根本不可能磨合矛盾的情况下,两党接下来的发展,将取决于究竟谁更能成为砂拉越的助力。

诚如以上所述,砂拉越政府在总理阿邦佐以及副首相法迪拉的带领下,开始往更宏观的联邦主义靠拢,因此与同样保持这样的理念的行动党合作反而成为砂拉越政府乃至砂政盟最好的做法。然而,这不意味着他们就会在短期内马上与砂拉越行动党合作,相反,双方会因着前尘过往对合作有所保留。而哪怕总理以及副首相理解到人联党的排外与砂政府目前的方向已然脱钩,人联党和砂政盟的合作也将在短时间内继续下去,这样的发展取决于人们思维的惯性。但依照以上的分析,如果砂政盟意识形态继续往合作共赢的联邦主义发展,那么总有一天人联党必然会被挤离砂政盟。而行动党则可能成为砂政盟踏出砂拉越的合作伙伴。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英国正式宣布 瓦格纳集团为恐怖组织
下一篇新闻女子惨遭男友家暴!用“540”手势成功获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