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首相阿末扎希的健康思维基金会贪污案最终得到令人失望的结果,此案确实给首相安华的团结政府带来极大负面评价。反对党阵营当然希望通过对阿末扎希“释放不等同无罪”(DNNA)的判例来讽刺执政党当年为了拯救安华的“烈火莫熄”精神已死。

行动党作为执政党内的单一最大党,无可避免会遭池鱼之殃,反对党质疑行动党“放纵无底线”,为了个人利益及官位,什么道德与价值都可以出卖。最狠的还是卫生部前部长凯里及大马民主联合阵线(MUDA)主席赛沙迪,他们直接就抨击行动党就是“走狗”。

今天行动党在政治上崛起,可谓一步一脚印,他们过去为了捍卫华人权益奋勇前行,对政府行政偏差总能无畏无惧。1987年发生的“茅草行动”大逮捕,行动党领袖纷纷入狱,与华教斗士一起蹲牢房而无怨无悔。

反之,马华当时在国阵体制内,因巫统过于强大,而且完全不需要靠代表华人的马华,及代表印度人的国大党也能单独执政,因此马华的角色在对比行动党的急先锋,就相形见绌了。

马华在60多年与巫统的“患难与共”,也轻松累计了丰厚党产。拉曼理工大学(前称拉曼学院)成功申办,被认为是马华最大成就,但逃不过历史追究的是拉曼学院是反制华文独立大学创办的产物。

马华认为他们在国阵人微言轻,其国会议席人数不足以制衡巫统,因此只有唯唯诺诺,敢怒不敢言。现在,行动党国会议员人数众多,是执政党内的单一最大党,因此马华不忘“酸”行动党,既然该党人多势众,为何争取华人权益也“犹抱琵琶半遮脸”。

其实,马来西亚政治种族化的结果已不是华人议员人数多寡的问题,而是种族以肤色选边站。阿末扎希法庭案,不单是涉及司法独立,由于其与政治的变动息息相关,导致“绊倒阿末扎希”与“推翻团结政府”脱离不了干系。

希盟不能掉以轻心

到底让阿末扎希入狱有利希盟,还是给希盟戳开了一个洞口,让国盟能长驱直入,直捣黄龙,尽管东马是“定存州”,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这里存在多种变数,如果巫统主席换人,希盟会更稳还是摇摇欲坠?这是关键。总检察署的政治考量,或许不是来自安华的意志力。只要是人,都会有成见或本身信仰。8月间,前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涉及总额2亿3250万令吉的滥权控状获无罪释放,可能我们要问安华怎么没有在慕尤丁案中发挥“影响力”,这是否会让土团党继续坐大?

前林茂国会议员凯里被阿末扎希开除巫统党籍一直怀恨在心,导致是非不分,他甚至认为释放阿末扎希不如释放纳吉更有价值。

其实,前首相纳吉贪腐案被判入狱12年绝对是马来西亚政治的一个里程碑,证明位高权重者依然无法逃避法律的制裁,让大官小官知道法律无边,有杀一儆百之效。

如果团结政府敢敢基于政治考量而在短期内寻求特赦或释放纳吉,这将会是推倒团结政府的最后一根稻草,团结政府是否愿意担此风险?

巫统对释放纳吉的努力从未停止,而行动党的立场目前尚未软化。推倒团结政府,国盟正处心积虑,但释放纳吉等同放弃了希盟反腐倡廉的执政愿景,也颠覆了治国的终极价值,这对希盟,更是行动党的没顶之灾,您信不信?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李荣健:不引狼入室,不急功近利
下一篇新闻健康问题女儿癫痫症 古晋夫妻一家4口生活陷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