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宗教上“血浓于水”之故,我国历届首相都挺巴勒斯坦,他们有事,我们马上就会有动作,为何这次首相拿督斯里安华会挺得那么“够力”?

Advertisements

这可能跟安华对伊斯兰的认知有很大的关系,他在大学时期已热衷于伊斯兰的追求与研究,是大马伊斯兰青年运动的领袖;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依布拉欣称,安华是伊斯兰主义者。他对可兰经滚瓜烂熟,甚至可倒背如流,在多次的政治群众大会演讲,可见他善用可兰经来支撑他的论点,紧紧扣人心弦。

另一个原因是来自伊党严峻的挑战,这近一年来伊党对中央政权虎视眈眈,特别是六州选横扫北马三州后更是信心爆增,扬言要入主中央。安华为了巩固与吸引马来票,在挺巴议题不得不比伊党更绿,同时也不容伊党主导挺巴议题,这策略是对是错,见仁见智;不过,显而易见的,安华的过度挺巴在国内已引起诸多后遗症。

吉隆坡马来人杯葛麦当劳方兴未艾,造成生意大跌,马来员工被马来人看不起。最近国内贸易及生活成本副部长傅芝雅针对马来人杯葛麦当劳在国会称,全国有300多间麦当劳,雇有2万5000本地员工,到底是要挽救生计还是要杯葛企业?她说,消费者应自行选择。意思是说,政府对麦当劳遭杯葛束手无策,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说法,也暴露出团结政府在解决问题及应变能力上不及格。

最近的杯葛事件已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据报导有一马来人在月台等候轻快铁,眼看轻快铁已到站就在他要上车的一刹那,又马上打退堂豉,原来他发现这班车贴有麦当劳广告,他说他要杯葛,他宁愿等下班没有麦当劳广告的班车。网民说,如果每班车都有麦当劳广告,这仁兄可能就回不了家。

总部设在新加坡,由马来西亚人创办及营运的Grab公司,近日因创办人的妻子也是生意合伙人,在脸书分享以色列,并称赞这国家很美,她很喜欢。就因这评语,国内马来人已温酿要杯葛Grab,你说离谱吗?

近日砂拉越邦非政府组织发表声明拒绝巴勒斯坦难民入侵砂,所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莫非它们收到“风”,巴难民要来了?虽然砂邦朝野一致拒绝巴难民,我们担心安华引狼入室,他是否“敢为人之不敢为”双手热情拥抱远方的穆斯林兄弟?中东国家特别是与以色列为邻的埃及与约旦,都不敢收容同是穆斯林的难民,他们认为巴难民中藏有恐怖份子;埃及还在以埃边境围上高墙阻止难民涌入,约旦对收容以巴难民也曾付出惨痛的教训。

约坦国土辽阔,但不产石油,是中东的贫穷国家之一,主要经济来源是靠美国援助;1967年在以阿战争后,约坦大剌剌的收容30万巴勒斯坦难民,后来难民作乱,引发一连串的社会、经济问题,造成约坦民不聊生,如今它已谈“巴难民”色变,已关上大门,不再收容巴难民。

本地品牌Zus Coffee也被卷入杯葛潮,因马来人认为公司的标志像极希腊神明宙斯(Zeus),硬说Zus来源于Zeus。该公司已澄清Zus与Zeus毫无关系,公司的标志老人不是宙斯,而是发现咖啡名叫加拉迪的老牧羊人。公司也说,其实Zus是Zeal us的缩写,大意是我们用热情冲泡每一杯咖啡。

由此可见,要找渣的人,似乎什么事都可合理化的去杯葛,是那么的无聊。

几天前,麦当劳在被杯葛后推出大优惠,我特地光顾了住家附近的分店,已不见昔日人潮,柜台马来人小姐很无奈得说生意狂跌,希望杯葛会很快的结束。我为这批马来员工感到悲哀,他们何错之有,竟然成了公众挺巴的牺牲品。

安华过度挺巴,争取不到“绿粉”(伊党说他还做得不够),也吓走开明马来人及华人选民,安华两头不到岸,得不偿失。

以巴的血海深仇不是一个战争就可了结,前面还不知要战多少回,安华不应为了达到政治目的,卷入千里之外的战争,把国家搞得乱象丛生。

追根究底,安华点燃挺巴之火,虽现在还不至全国遍地燃烧,但已引起不安,造成经济损失,安华身为全民首相,责无旁贷,必须负起政治责任,现在马上降温、灭火,以免局势恶化,一发不可收拾!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重要物品失窃 砂拉越男怀疑2租户偷走
下一篇新闻拜登大赞座驾Beautiful 习近平:这是中国国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