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0年,一名22岁的年轻穆斯林随着叔父到了埃及作战,并在11年后建立其阿尤布王朝。此人便是受到穆斯林和西方世界所尊敬的萨拉丁。

Advertisements

当时在穆斯林世界在阿拉伯帝国解体之后,面对逊尼派和什叶派相互斗争,同时又有十字军的虎视眈眈,在如此内忧外患之下,萨拉丁不仅成功地统整北非以及中东一带的穆斯林,更是打败占领耶路撒冷多年的基督徒,重新占领伊斯兰世界的第三圣地 – 耶路撒冷。

同时,萨拉丁作为基督教世界当时最大的敌人,却也因其“比骑士还要骑士”的高贵品格而受到人们的尊重。一个对于萨拉丁最典型的描述便是在攻打耶路撒冷之时,当时守城的伊贝林爵士威胁欲斩杀穆斯林人质,并毁坏穆斯林的圣地。而萨拉丁在和平谈判时不仅答应释放所有基督徒,连基督徒所答应缴纳的赎金也几乎没有征收,甚至允许犹太人重新进入耶路撒冷居住。这样的做法对于当时的基督徒来说是几乎不敢想像的。要知道,从当时算起一百年前当十字军第一次攻入耶路撒冷时可是屠杀了当地几乎所有的穆斯林以及犹太人。而萨拉丁的秋毫无犯,更是在之后允许基督徒进入耶路撒冷朝圣,其气量之大就当时而言是高尚的。

伊斯兰的复兴,该如何做?

笔者认为,首相安华如果要想成为穆斯林世界的领袖,就应该成为“现代的萨拉丁”。这当中固然有马来西亚得天独厚的社会环境。马来西亚与其他穆斯林国家不同,非穆斯林人口极多,从现实主义去考量,即便多50年,马来民族也不可能完成对华裔、印裔乃至伊班卡达山人的同化,而如果无法同化异族,那么国家便只能在各个课题上出现两极化的发展。在这样的背景下马来西亚定然无法发展。因此,安华乃至未来的首相,都必须以“带领穆斯林接纳异族“,正如萨拉丁治下的耶路撒冷,虽然以穆斯林为主导,但各族均可在耶路撒冷自由信自由不信,自由贸易,自由生活。这一点,难道不与今天的马来西亚有着极为相似的地方吗?

而萨拉丁的也不仅仅是只有这高贵的一面,其对穆斯林内部的整顿可谓是铁腕。这里基于篇幅关系便不展开探讨。但安华作为开明穆斯林领袖,应该做的正是以强硬的姿态去整顿国内激进的穆斯林派系,而不是对激进派妥协。

倘若安华继续地向激进穆斯林妥协,那么安华会一直面对如在以巴课题上的两难,即便在国内短暂获得群众支持,但却迫于国外压力也必须软化立场进而失去了国内得来不易的支持。这正是目前安华所面对的死结!安华必须告诉穆斯林,接纳开明多元才是穆斯林未来的出路,这也是安华乃至马来西亚仅有的出路。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女子在厕所玩粪便 疑遭姐姐怒用扫把殴毙
下一篇新闻摩托与车相撞 古晋送餐员受伤送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