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区拨款不公时有耳闻,似乎也演变成一种不良风气。

Advertisements

当初,希盟成员党作为在野党的时候,曾经抨击时任政府对反对党议员的选区“一毛不拔”;如今,他们已经摇身一变成了手握资源的执政党,但在身份转变的同时,他们也面对同样的指控。在野的国盟营申诉若反对党想要申请各自的选区拨款,就必须要遵守各种条件,因此声称将会停止与副首相法迪拉协商。

4名土团党籍议员,包括了江沙国会议员拿督依斯干达、纳闽国会议员苏海里,日里国会议员查哈里,以及话望生国会议员莫哈末阿兹兹,公开倒戈支持首相安华的行径,成了热门议题。

无一例外的是,4名议员均以同样的苦衷合理化自己的表态,就是为了人民福祉及选区发展。眼看同僚接二连三地转态,土团武吉干当国会议员赛益阿布胡仙更是明码标价,开价3000万选区拨款,以换取他的支持。以在菜市场讨价还价的方式索要选取拨款,这样的做法并不恰当,也给人一种负面的观感。

或许慕尤丁正在悔不当初,若不是当初坚持“允许国会议员与本身政党的立场不一致” 以致于反跳槽法出现漏洞,如今就不会只能眼巴巴地看著自家议员上演一幕幕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戏码,却无力力挽狂澜,进一步打击了自己的领导威望,党内也出现要他下台的呼声。

无论如何,若把选区拨款当成谈判博弈的筹码,是一种不良的示范。选区拨款的钱来自国库,每一分每一毫都属于纳税人,并非政治领袖的个人资产。内阁部长们往往都会自诩为全民领袖,因此必须说到做到,展现出自己的大度与一视同仁,而非惩罚持支持敌对阵营的选民,也不应该剥夺选民享有发展的权力。

团结政府上台后所提倡的“昌明大马”理念,包含了6大原则,即永续、繁荣、创造力、尊重、信任和关怀。这个概念著重于国家的良好治理、可持续发展和种族和谐,是一个照顾全民的理念。

再加上,希盟本就打著体制改革的口号而获得支持者的青睐,因此有必要也要有魄力将过往那些不公的政策拨乱反正,这样才能使国家往正确的轨道前进。因此,透明化与公平对待各个国会选区拨款,是有必要的。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林艾萱:当小学毕业礼高度商业化
下一篇新闻燕麦吃错减肥不成反发胖 营养师分享关键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