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上言,可以说自1800年以来,这个世界是被西方工业化发达国所主导。其中,英国是19世纪的首强,而美国则是20世纪的首强;只是,进入21世纪后,全球格局出现了很大的变化。

Advertisements

比方说,迟至1990年,先进发达国也就是以西方为主的经济体占了全球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约78%,而其他国家仅占约22%;只是到了2010年,先进国的占比已递减到约65%,到了2022年更跌至56%。

伸言之,发展中国家的占比快速上升;其中,中国的上升速处最快,这就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世界的政治经济格局。如在1990年,全球GDP是约23兆美元,其中美国占了约6兆,西欧诸国占了约8兆,而中国仅占了0.4兆。

然而,进入21世纪后,中国的占比节节速升,到了2022年全球101兆美元的GDP中,美国占了约25兆;西欧约23兆,中国则剧升至18兆,升幅惊人。

这个变化是以美元汇率计算的占比。在2023年,经合组织OECD发表了另一个从购买力平价计算(PPP)的数据。根据PPP标准,在2020年全球GDP是约101兆美元。其中,中国是约23兆;美国19兆;欧洲17国总额是约14兆;印度则是约8兆。

整体上言,OECD诸国占了约55兆,而金砖5国则占了约39兆美元。若是依据这个PPP标准,中国在2023年的GDP比美国多了27%。

政治经济学家休佩曼(Hugh Peyman)依据OECD的数据写了本《美国当老三》一书,认为假设没有意外,到了2060年,美国将被印度超越变成了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即从经济增长率与人口增长率的角度看,印度免不了会超越美国。这是一种把人口规模与经济规模结合起来的推论。

按照联合国的预测,到了2050年印度将成为全球第一的人口大国,有约16亿人,而中国则是约14亿;非洲尼日利亚是约4亿,而美国是约3.79亿人,第5至10名则个别是巴基斯坦、印尼、巴西、埃塞尔比亚、刚果与孟加拉。

与此同时,到了2025年,西方在全球人口的占比递减至约10%,也就是约九成人口是非西方人。这九成的非西方人口中,越过一半在亚洲。

在1800年之前,整体上言,印度与中国是全球最大经济体;只是,自工业革命以来,印中两国综合实力大幅下降,甚至沦为殖民地与半殖民地,进而激发了两国的复苏型民族主义,也就是要把国富民强定为国家的终极目标。

当前,印度与中国便有意识地要去西方化与复苏本国的伟大传统。印度甚至要改国名用回古时的国名;中国则强调要复苏传统与中华文化立场。

中国凭什么成为首强?休佩曼从经济、人口与能力三个因素入手分析。他认为,决定一国实力的最重要因素并非军事力量,而是经济与科技实力。实则,前苏联的军事力量并不亚于美国,可就是崩溃解体。从两霸权地位降为地区性强权;主因便在于经济实力不济,终而败退。

中国的情况则有不一样,中国可以说是世界工厂,以制造业为例,在2019年,中国在全球的占比是约28%,美国是约16.8%,日本7.5%,德国5.3%,印度3.1%与韩国3%,

尽管,近来西方各国因害怕中国的实力,而提出脱钩或去风险化的主张与政策;但这只是损人也损己的双输,不会根本改变中国崛起的趋势;毕竟,中国已是全球最大消费市场,中国放缓也等于全球放缓与西方诸国放缓,结果只是消极而非积极的平衡。

换言之,中国依然会是最强的制造业大国,即便生产会转移,但是很多组件依然会是来自中国,如越南便是一个实例,美国已成了越南出口国,可中国则成了越南的最大进口国,许多关键组件均来自中国,其他国家甚至是墨西哥也是如此。

更重要的是,中国拥有足够大的市场规模与人才。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理工科毕业生,政府也支持产业升级,与此同时,中国人储蓄率高,银行存款多,可资用来进行投资。尽管有房地产危机,也不会根本削弱中国的制造业实力。

实则,中国还拥有全球最多的机器人,可提高生产力,从政策角度看,中国虽是个威权体制国,可也如新加坡一样是个有弹性的协商型威权国,也就是国家领导层懂得善用智库的实用意见进行政策调整,而不是一条道路跑到黑。这种战略务实主义是中新两国的基本特性。

休佩曼认为西方诸国特别是美国也应实事求是地面对现实调整政策,以符合双赢要求。伸言之,现总统拜登也应向尼克松学习,与习近平达成双赢,而不是错误地或无知地与中国对著干。

不管怎么说,中国的人口规模与人口素质与战略性务实主义思路决定了中国将日趋强大。西方应改变对抗思路,转向如何从中受益思路,用李强的话说,便是相互成就。

印度与中国本来就是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过去200多年西方崛起只是历史的一个阶段现象;从根本上讲,他们的人口规模无法长期支持其支配权,更何况,多数西方国家的人口在萎缩而非增长,至成了生之者寡,食之者众的困境。

目前,西方有意扶持印度以制衡中国,只是印度也是富有大国意识的国家,它的崛起也会削弱西方的实力。这也是一个悖论。

最后应该指出的是,西方的衰落只是相对的,而非绝对的;实则,西方的人均收入依然会远高于印度与中国。中印两国经济规模超越美国只是就总量而言,而不是人均而言。整体上言,西方的生活水平还是远高于中印两国的。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目睹孩童窒息 男大生飙车载他去医院被记翘课
下一篇新闻林卓锋:美国“系统”下的资产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