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团党兼国盟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强调若没有与土团党的合作,伊党在第十五届大选中不可能取得压倒性胜利。

Advertisements

慕尤丁指出,在与土团党合作之前,伊党已经达到了支持率的”饱和”,但通过与国盟结盟,伊党的支持率才得以显著提升。

所谓无风不起浪,沉静一时的慕尤丁做出如此的信心喊话,必定有其原因。

慕尤丁曾是巫统党员,在2009年至2015年间担任副首相及巫统署理主席,直到2016年。在对一马公司提出质疑后,慕尤丁被时任首相纳吉解职。在希盟首次执政期间,慕尤丁通过喜来登政变成为国内史上第一位”非民选”的首相。到了2021年8月16日,由于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的逼宫,慕尤丁失去下议院多数议员的支持,被迫辞去首相职务,任期仅14个月,成为我国任期第二短的首相。

去年第十五届大选后,慕尤丁原本看到了重返首相宝座的希望,但却拒绝了元首提出的联合组政的机会,从而与首相宝座插肩而过。

自从团结政府上台执政满一年后,失去权力和资源的慕尤丁的阿爸光环一落千丈,不但难以控制党内的各派势力,导致土团党内部的矛盾愈发激烈,连盟友伊党委任马哈迪为四州非官方顾问时也不请示一声,显然不把老慕放在眼里。

首先是4名土团国会议员,即江沙区国会议员依斯干达祖卡奈、话望生区国会议员莫哈末阿兹兹、纳闽区国会议员苏海里及日里区国会议员扎哈里格吉,转态支持首相拿督斯里安华领导的团结政府。

在反跳槽法下,议员如果退党支持政敌,议席将被悬空。这四人却看到了反跳槽法漏洞,以不退党的方式表态支持团结政府,身在曹营心在汉,也成了大马政治史上的首四只”变色龙”。

表面上,这四人是为了获得选区拨款和选民的福祉,转态支持团结政府。然而,这也可以被视为土团议员对党领导和党的未来失去信心,所以才以”变色龙”的方式出走。

慕尤丁在其脸书贴文表示,这些议员的举动与党的立场相悖,”严重”违反纪律,也背叛了人民的信任和委托。慕尤丁也表示,政敌正在策划一个”有组织的活动”,旨在通过”贿赂和威胁”议员来削弱土团和国盟,并表示土团不会屈服于这种”邪恶的联盟”,将采取更严厉的行动。

然而,许多网民对慕尤丁的论述嗤之以鼻。网民沙敏说慕尤丁是咎由自取(Apa awak buat,awak dapat balik); 网民沙里占说当时进行喜来登行动时,为什么没有考虑到人民的委托;网民阿德南表示这就像以前一样,是丹斯里和他的团队所做的,现在只有几位国会议员,不会已经慌张了吧,您女婿人在哪里?

令人费解的是,慕尤丁指有人通过”贿赂和威胁”来拉拢土团议员,但却无法拿出有力证据;表示”不会屈服”和会”采取行动”,但却因为害怕土团失去议席而不敢开除这四位”变色龙”,只能以冻结党籍的方式草草了事。

慕尤丁说敌营正在策划”有组织的活动”,但却不见有伊党或其他反对党的议员被拉拢跳槽,所以这种论述显然也是站不住脚的。

此外,土团在玻璃市议会也出现内部矛盾。土团党玻璃市州主席兼玻璃市港口州议员阿布峇卡由于不满没有受委行政议员,不断攻击玻州州务大臣莫哈末苏克里,随后遭到土团党内另外四名州议员,包括土团最高理事伊丁沙兹里的打脸。

伊丁沙兹里更直白地要求土团更换领导层,并点名土团总秘书韩沙再努丁肩负重任,还说土团党领袖如果不能承担责任,就必须放弃自己的职位,显然不给慕尤丁面子。

此外,慕尤丁日前向法庭要求无条件取回护照的申请也不受理,因为法庭说他还面对3 项逾2 亿令吉,即选择性招标计划(Jana Wibawa)的洗黑钱指控。
除了自己的法庭案件悬而未决,其女婿拿督斯里莫哈末阿德兰也正面对警方的通缉。全国警察总长丹斯里拉扎鲁丁日前表示,警方已提呈文件至国际刑警组织,以寻求批准发出红色通缉令(Red Notice),寻找莫哈末阿德兰与的下落。这无疑对慕尤丁所剩无几的”廉洁”形象进一步破坏。

11月24日,慕尤丁似乎察觉大势已去,表示为了让路给一些”更有潜力”的领袖,自己将不会在明年的土团党党选捍卫主席一职。不过,在党内一片挽留声中,转态表明在任一届。

俗语”烂船也有三斤钉”形容即使破烂不堪的船,还有一些钉子等零件可以利用,不至于一无是处。但现在看来,载著慕尤丁从首相宝座走到失魂落魄的那艘船,连半斤钉都不剩了。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喜事变丧事!新郎婚礼上杀新娘、岳母和小姨子
下一篇新闻爱猫半夜「洗了40次衣服」 主人崩溃:心痛水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