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华文小学华文师资短缺问题一直困扰著华社,纷纷扰扰了这么些年,问题还在原地踏步,没有看到显著进展。

Advertisements

11月15日教育部长法迪娜指该部已在今年启动华泰小教师“重新标签”(retagging)计划,并预测未来5年拥有足够的华文和泰米尔文师资,因此没有培训华文及泰米尔文教师的需要。她补充,该部是根据教师离职空缺来预测2024至2029年华文和泰米尔文的师资需求。法迪娜强调截至9月29日,华小需要6319名华文教师,如今已填补了6859人,过剩数额为540人。

法迪娜这番言论炸开了锅,引发政党及民间团体全面抨击,这显示她“人不在状况”,完全没有掌握实际情况。民政党全国副主席邱孝利直接指责法迪娜非常不负责任,证明对方根本就不了解华小及泰小师资短缺的问题,他更促请对方辞职谢罪。邱指单是根据教育部属下师范学院培训华小华文教师的数据来看,2024年至2028年毕业学员只有区区252人,这些人数根本就没有办法应付未来几年华文师资短缺。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更狠批法迪娜的谈话简直是天方夜谭,不合逻辑。他质问每年预计500-600位华小教师因达60岁或退休年龄而需被强制退休或提前离职,5年后所累积3000多人的空缺,而大部分是华文教师应当由谁替补?

董总与教总也对其中的数据存疑,该组织发文指教育部最近所进行的重新标签教师工作把华小华文科老师过剩2000多人减少至500多人,这证明教育部一直以来在华小师资的计算方面出现严重失误。如果教育部从2024年至2029年不再培训华小华文老师,这意味著从2029年至2034年都不会有新的华文老师。届时,华小华文老师的空缺肯定非常严重。

早在今年10月11日教育部副部长林慧英就指出目前全国1302所华小共缺少1300名教师,其中柔佛、雪兰莪、霹雳、吉隆坡更是缺少逾百名教师。她说明,根据教育部系统一直以来沿用至今的数据统计方式 ,只要相关教师是在师范学院华文组受训毕业,即使他们在学校教导其他科目,他们依旧会被标签为华文科教师。她指出,由于教育部没有根据教师实际教学科目即时进行“重新标签“,因此产生华文科教师过剩的不正确数据 ,导致师范学院华小华文科录取名额出现落差 。

教育部副部长林慧英有关统计数据“重新标签”的谈话是在10月11日,到了11月5日教育部长法迪娜的所谓“重新标签”却还是以师资没有短缺的公开言论来回应国会议员提问,难道这两位正副部长在公开数字时,一前一后可以各说各话?彼此之间没有协调?没有交际?

不同的数据解读

对于师资短缺的问题,不论是教育部、政党、董总、教总,华团等都必须站在同一的角度、同一个数据基础来分析问题根源,不可能各自在“自我定义”的范畴来诠释师资问题。如果无法根本的站在“同一个立足点”,对数字的统计源头有清楚的定义,就会出现不同的数据解读。

今天我们已经走进AI大数据时代,数据正在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速度生成。有了大数据分析,各个组织现在都能够利用这些传入的信息来获取见解、优化运营和预测未来的成果。华小华文师资问题尽管千丝万缕,但数据来源正确,应该很容易进行分解与归类。但如果没有站在统一的标准,就难免会对师资短缺问题出现各说各话的矛盾,同时数据的解读也会错误百出。

大数据之所以重要,就是因为它能够提供见解来帮助做出更好的决策。如果教育部对大数据应用一无所知或一知半解,我们就要对进入资讯爆炸时代的下一代感到忧心忡忡了。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刘华才:哈迪是中庸领袖
下一篇新闻黄燕娣:有必要认识华教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