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烟自19世纪末20世纪初因工业化而开始盛行普及,一直到了20世纪后半叶,随著更多的科学研究证明了烟草与疾病的关联以及对健康的影响,加上公众对健康意识的提高,大家才开始认知到吸烟对健康的危害。

Advertisements

基于香烟多年来在社会里早已是常态化和广泛的存在,加上庞大的税收和经济影响,让烟草业得以继续合法营运和发展,但吸烟有害健康已经是备受科学验证的社会共识,越来越多的国家也陆续开始采取各种烟草控制政策,包括禁止在公共场所吸烟、严格的广告管制、提高烟草税等等,以期尽量减低香烟所可能给社会带来的潜在危害。

由于牵涉国家经济和人民健康,香烟或烟草相关的政策与法令对各国政府而言都是敏感和重要的,这课题处理上有两个常见的矛盾,第一,就是税收经济效益和国家医疗支出的矛盾,烟草业是巨大的经济产业,对许多国家的税收贡献甚大,这使到政府在一定程度上不会轻易放弃烟草业,但另一方面,吸烟所导致的相关疾病则会增加国家医疗支出,加重了政府所需要承担的社会成本和负担,2020年我国仅收获30亿令吉的烟草税,对比吸烟相关疾病医疗费的62亿令吉,从施政角度看起来就非常不合理,情况也令人担忧。

第二,则是吸烟者自由选择权与非吸烟者健康权利的矛盾,关于自由,英国哲学家密尔(John Stuart Mill)在其著作《论自由》中写道:“个人对自己本身、自己的身体和心智,皆拥有最高的自主权。”自由主义者相信人有选择吸烟与不吸烟的自由,禁止吸烟是对个人自由的侵犯;但另一方面,法律的存在是为了保护社会中每一个人,防止他们的权利和自由受到侵害,而吸烟者制造出来的二手烟会对他人健康带来的伤害,基于对自由的行使不应侵犯到其他人权利与自由的原则,烟草产品的使用的确需要受到管控和限制。

权衡各方

不同价值信仰的人对公权力和人身自由的限制不尽相同,政府处理烟草业需要权衡经济影响、自由权利和公共健康,协调各种对立的观点,很难一蹴而就,纽西兰去年率先通过开创性的《世代禁烟法》,禁烟力道之大前所未见,马来西亚原本有意跟随脚步,但纽西兰新政府上台后,就发生大逆转,法令被废除;而马来西亚的“禁烟世代”(GEG)法案也随著数位内阁部长公然反对,以及总检察署指法案违宪后,如今已无疾而终。

如此看来,激进的禁烟措施在国内外暂时都是难以落实,就现实而言,政府连2019年落实的公共场合禁烟措施都不能有效执法,通过更严格的法令又有何意义呢?倒不如从现有的法令框架下好好执法,同时做好教育人民的宣导工作,好大喜功的话,终将一事无成。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Joeman「瘦到脸颊凹陷」!网民吓一跳认不出
下一篇新闻梁洁莹:要不得的“输打赢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