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罗交怡曾是备受国内和国外游客青睐的热门旅游胜地,为我国旅游业贡献数十亿令吉的收入。然而,浮罗交怡旅游协会总执行长再努丁日前透露,该岛上登记的163家餐馆中,已有31家宣告倒闭。再努丁也表示,如果政府再不迅速采取有效措施振兴岛上的旅游业,浮罗交怡可能面临更加严峻的情况,甚至沦为一座“鬼城”。

Advertisements

根据观察,新冠疫情的爆发对浮罗交怡造成了沉重的打击。疫情前,外国游客对浮罗交怡的旅游收入贡献了大约60%,国内游客则占了40%。

然而,疫情之后,来自德国、澳洲和英国等国家的外国游客大量减少。因此,浮罗交怡只好转向依赖国内游客。

长期以来,客船是国内游客前往浮罗交怡的首选。惟,浮罗交怡的客船服务一直令人诟病,如班次不足、延误和不定时等问题。最近,一家名为“Cataferry”的客船公司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尽管已运营8年并拥有所有证书,但由于州政府提出的一些不合理要求,他们被迫暂时退出浮罗交怡市场。

对此,吉打大臣拿督斯里沙努西辩解,称此举旨在引入更多客船服务供应商,通过“良性竞争”来提升服务质量。然而,在客船班次已经紧张的现状下,州政府是否应该和现有的运营商协商解决方案,从长计议?过分严苛的条件不仅使得客船业者处境艰难,更加剧该岛的交通困境,这对于依赖旅游业生存的当地经济来说,可能是致命一击。

此外,基于成本和性价比因素,很多国人开始移情泰国南部。据报导,在最近的屠妖节公假,合艾酒店9成的订房都是大马游客。从成本来看,在浮罗交怡,住四星级酒店可能需要花费大约300到400令吉,但在泰国,只需支付一半的价格就可以享有同样待遇。

此外,也有网民对浮罗交怡商家的服务态度不满。一名为拉占姆的网民表示,浮罗交怡旅游业下滑的原因在于服务质量与高昂价格之间的不匹配。他提到,某些业主表现出傲慢的态度,而且在保修方面也存在问题。相比之下,其他旅游热点如槟城、普吉岛和峇里岛,可以提供更好的性价比和体验。

保守氛围

浮罗交怡的另一隐忧是保守氛围的扩张。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张庆信日前透露,有非穆斯林和游客向他投诉被禁买酒和穿短裤,并要求吉打州务大臣沙努西做出解释。

然而,沙努西显然没有配合的意愿,反而指张庆信妒忌浮罗交怡,胡乱捏造故事,破坏了浮罗交怡的形象,更扬言要政府把张庆信调去其他部门。

张庆信随后发文告回应,要求沙努西停止他的“春秋大梦”和无谓追击。是的,身为州务大臣的沙努西不但没有花时间和精力去解决当地旅游业的各种问题,反而对州内游客减少一事东拉西扯,是毫无意义的。

过了不久,沙努西发表的“衣服穿越少越显兽性”言论也被认为是在扯浮罗交怡的后腿。张庆信要求沙努西“管好嘴巴”,以免拖累浮罗交怡的旅游推广工作。行动党主席林冠英则说,要让一个旅游景点真正吸引游客,必须为他们提供世界级的体验,这自然也要有世界级的思维和管理方式,而沙努西的言论对提升旅游业是没有任何帮助的。

由此可见,浮罗交怡游客数量的下降很可能是吉打伊党州政府实施的严格限制和保守氛围所造成的。正如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所说,如果州政府对酒精销售和举办演唱会施加严格的限制,游客怎么还会来访呢?没错,身为游客,当然希望在旅行时享受自由。如果州政府矫枉过正,那么游客肯定会选择其他地点,而州政府少了游客收入,则将自食其果。

综合以上所述,浮罗交怡面对的问题包括交通、成本因素和保守氛围的蔓延。

要解决这些问题,州政府必须放下成见,和联邦政府紧密合作,寻求可行方案,包括提高客船服务素质,开发更多元化的旅游选项, 为业主提供财政援助和适当培训以提升服务质量,同时对游客采取更灵活和包容的政策,以迎合多元文化和国际标准。

浮罗交怡能否走出困境,何时拨云见日,就得问问吉大臣想继续落井下石,还是化干戈为玉帛,与联邦政府群策群力了。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服饰店内遭玻璃镜重砸 3岁女童抢救无效身亡
下一篇新闻郭朝河:庄群施的不告而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