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时候,我很“好练”(在大马,“好练”是“骄傲”的意思),不相信钱的好处,总觉得重视钱财是一件“俗不可耐”的一件事。当时尚未成家,自己省吃俭用过日子全不是问题,经济拮据时,忍一忍就过去,月底出粮的时候“又是一条好汉”。什么高血压、高血糖、高胆固醇“三高”是啥玩意儿都不知晓,更别说长期花钱做定时体检、吃药这回事了。

Advertisements

由于年轻力壮,身子好得很,毋需吃药进补,也没有“由奢入俭难”的问题,睡觉不需冷气,倒在硬板床上立马便可呼呼大睡。就这样,捉襟见肘的存了一些钱顺利成家立业。当家中有了小孩之后,慢慢地就发觉,为了孩子的营养餐、学校的课本制服、学杂费零花钱等等,加上车贷房贷等扛在肩上的经济负担,慢慢的就有了压力,开始感受到“钱不够用”的现实,想咬紧牙关也不见得可以顺利撑得过坎。这时候才开始觉得,日子之不容易过。

犹记得当年我和结识多年女友(当然是现在的老婆啦)刚毕业回国就职,在吉隆坡个别租了不同地点、靠近公司的小单位(房间),准备存钱成家。过程中,两人掂量,既然彼此经已认可决定成家,何不马上注册住在一块,如此就可省下其中一个人的房租,也算是一笔不错的储蓄。就这样,我们俩开始了“善用钱财”的第一个人生规划。

过了一年馀,存够了钱,才正式唱大戏行婚礼,明媒正娶把内人给娶回家来。后来思想开放的子女知悉他们父母,年轻时先行注册是为了省房租,都揶揄我和内人干嘛多此一举,直接同居不就得了?这道理我和内人当然懂。然而在当时保守的时代里,要进行妥善规划以善用你的钱,我们比起当下年轻人,考量要复杂得多,这还包括他们认为根本“不是问题的问题”。

后来经济情况比较松裕,我们开始投资股票为孩子们将来的教育费做好准备。就这样走来,虽然夫妇俩都不谙玩股票,虽然不会大富大贵,但股票所赚的那一丁点,确实也帮助我们纾解了不少财务负担。我和内人不做守财奴,但也不乱挥霍,只相信钱财必须善用,否则就失去存钱的意义了。股票不套现,或者说不善用钞票买我们该买的东西,花在我们需要的地方,那么它们终归只是一个“纸面价值”(Paper Value)而已。

先父写书法,在我们结婚那年前夕,他写了一幅书法小品墨宝,赠与他未来媳妇。其内容如下 :

人生境遇本无一定,心以为不足则常不足;心以为有馀则常有馀。

一切服饰应酬,终宜不脱俭朴本色。当省而不省,必导致当用而不用。

老人家要说的,是我们身处于境遇非常之颠簸世间,要先搞好自己的人生规划。只要心中不贪、心存满足,则万事皆会有馀地。不需把身外之物如服饰、居所等看得太重,一切耗费皆以俭朴为本来规划开销,这样才是正确的。如果该省的地方我们不省,钱花没了,到需要真正花钱的时候(如看病、孩子教育费、生活上的变故急需用钱之时),必定导致该用钱的时候而没钱好用了。

中国人有句至理名言是这么说的:

广厦三千,夜眠仅需六尺;

家财万贯,日食不过三餐。

我们有再多的产业,坐拥再大的房子,睡觉时也只不过是躺在六尺见方的床上。我们拥有再多的财富,每天吃的饭,至多也只不过三餐而已。

所以善用我们的钱,用在对的地方,这才是人间上上之道。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18岁中学生课后没去练球 妈妈发现他和老师「车震」
下一篇新闻谢光量:安华警钟 也是改革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