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3年多的冠状疫情折磨,大马低收入(B40)群体的生活状况普遍愈加艰难,主因是高幅度通货膨胀、就业不足或失业等困境所致。以吉隆坡市区咖啡店出售的一肉二菜杂菜饭,价格已由3年多前的6到7令吉,涨到今天的10令吉以上,涨幅估计30%到50%之间。

Advertisements

高通胀影响的自然不单是杂菜饭价格,其他日常开销特别是私立医院和诊所的收费也不免水涨船高,收费之昂贵让陷入困境的B40群体难以负担,纷纷涌到公立医院排长龙就医。据报道,有一政府高官见状,呼吁部分排队的人转到私立医务所就诊,以减低公立医院的压力和排长龙现象。此言听来,颇有明朝后期一皇帝听闻民间某处闹饥荒,农民没米饭吃,反问饥民为何不吃肉的意味!

大马独立后继承了英国宗主国留下的公立医疗系统的福利制度,收费低而大部开销由政府补贴。1960年代以来,以巫统领导的联盟和国阵政府,以援助当时经济势力较弱的马来土著为宗旨,特别是马来乡区,以及后来迁入城市居住的低收入社群。公立医疗系统收费低廉,受益者也包括全国的各种族人士。在政治上,这个医疗福利曾经协助国阵政党成员取得不少支持票,直到最近巫统因贪腐才普遍失去城市马来人的支持。

公立医院与私立医院的收费制,于疫情前2019年比较,就已经显得差距巨大。从普通门诊费可以看出,私立医院收费30令吉以上,而政府医院象征性收1令吉,还包括拿药。私人医院住院病房每天80到300令吉,而政府医院则每天3到80令吉;3令吉睡的是人多的大铺间,80令吉睡的应是较舒适的两人间等。对公务员和退休公务员及他们家属,住政府医院全免费。政府医院虽没私立医院好,但只要有床位,住进去还不太难。这比起新加坡或是中国大陆的公家医院,没保险或没钱的病人,想住进去就不是有否床位那么简单了。

B40社群又是哪些人呢?原则上,B40代表全国收入最低的40%阶层,属穷人、中下阶层,在占40%的M40中产阶层,以及占20%T20的中上阶层和富人等之下。这样的区分虽不一定准确,但方便政府分配社会援助和制订国民经济计划。2019年根据马来西亚统计局的家庭收入和基本设施调查报告,B40、M40 和T20组别的家庭收入中位数分别约为3170令吉、7100令吉和1万5000令吉。 

B40中还分为B1到B4四个级别,2019年B1和B2阶层的家庭中位数收入分别为1930令吉和2790令吉。3年多来疫情构成不断上升的生活成本和通货膨胀,对B1和B2群组的打击最大,上面提及到政府医院排长龙治病的应属他们最多了。据目击者说,大部分还是马来同胞。据调查估计,B1和B2阶层家庭支出,超过80%用于最基本的衣食住行的家庭消费,如饮食物材料、交通、衣服、租金与孩子教育费等。 

公共医疗负担沉重

政府医院除了为大批公务员和退休公务员,以及他们的家属免费提供医疗服务外,还得大笔开销补助日益增加来看病的低收入群体,其负担之沉重,可想而知。在这项公共医疗领域,大马的医疗社会福利不亚于高征税的的福利国如澳洲和纽西兰等,但关键是否长期负担得起。

就此,2022年8月上一届国盟政府的卫生部长凯里说,长久下去,大马的卫生系统将难于维持。就拨款而言,卫生系统的政府拨款已从2006年的126亿令吉,增加到2021年的366亿令吉。除了疫情加重医疗开销,大马未来面对的还有人口老化、个人年均医疗费用逐年增加的趋势,负担将更为沉重。

公共医疗开销沉重,其负面之一是妨碍给公务员实质加工资,更何况当前公务员人数臃肿,开销已经格外庞大。笔者曾游历过斯里兰卡,理解到该国的公务员薪酬之所以低的可怜,除了工商业经济不发达、生产力偏低之外,就是政府高额补贴公共医疗、教育实施等因素。没有西方先进国的高增值工商业经济体制和高税收制度,却实施高额补贴福利制,对提升整体国民收入和改善B40的生活水平是不利的!

政府医疗制度应如何改革、如何开源节流都应在考虑之范畴。至于如何降低行政开销之比率、如何实施新的医保制度、公务员问题、外包医疗服务、如何杜绝医院管理层购置设备的不透明程序等等措施,均得重新设定和筹划。当前团结政府该做的事还真不少啊!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抽烟不只伤肝肺 医生:还可能伤肾泌尿道癌症
下一篇新闻多国政府利用手机App推播 监控手机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