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连续读了两本与登山有关的悬疑推理小说,一本是英国小说家Lucy Clarke写的The Hike,另一本是日本新锐推理鬼才下村敦史的《生还者》。

Advertisements

通常,我在阅读推理小说时,并不会因为故事剧情而有所思考,因为推理小说的情节大多数都与我的现实生活无关,不可能发生在我的生活里,然而,这两本书却让我在看了之后想了一些东西,尤其是《生还者》。

《生还者》的故事由雪崩开始。横跨尼泊尔与印度的干城章嘉峰,发生了大规模雪崩,七名日本登山客因而遇难。两位奇迹生还者获救后针对事情的经过,说出相反的证词。首先,单独登山的生还者高濑说登山队对他见死不救,只有加贺谷回头帮他。

但另一名生还者东恭却说,团队根本没见过高濑,是加贺谷偷走登山队的物资丢下团队自己先走。到底,谁该为其他人的死亡负责?谁在说谎?我的思考有两个。一,在绝境中,当生命必须在生与死之间做选择,选择了生还性较高的作法,而放弃有可能扯后腿的受伤队友,是错的吗?是该选择救活一部分人,还是选择同生共死?这似乎不能用对错的角度来看,因为在那样的情况下,人很难正确思考,而且无论选择如何,死亡都可能发生,除非全员获救,否则生还者有很大的可能性,余生会抱着内心的自责与愧疚痛苦活着。比起对错,也许更不容易的是承担起做决定的责任,无论自己是生还是死,若是有其他人死了伤了,社会大众和遗族都会要一个人来担起责任。

第二个思考点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能够深到哪里?在什么情况信任下会动摇?当紧急状况发生时,队友若不是拉住我,而是切断与我之间的登山绳,我能相信他不是要丢下我为自保,而是要救我吗?我是健行者,不是攀岩家,我仅登爬过四千米高的雪山,但我知道也理解,当人在酷寒绝境之中的确很难去顾及其他人,而当你花了这么多钱,走了这么艰难的路,你当然希望自己可以达到顶峰。走在后面的队友被抛弃,一点都不是新鲜事。所以在背叛越来越多的这个世界,我还能绝对相信队友吗?

远足和登山像是剥洋葱那样,一层一层剥掉人的伪装,最后曝露人生命的本质,因为这样,所以山才美丽。我们因为山而看见队友的真实与丑陋,如果你想知道一个人值不值得相信,或许一起去爬山就能知道。

下村的处女作《黑暗中芬芳的谎言》与信任和谎言有关,这一部也是。他说他希望读者透过他的作品,体悟到对人的信任的重要性。读完之后我捧著书本看着封面,思忖,当时你的切割是要救我还是要自救?

下期,我们再来看看,The Hike怎么样曝露人性。

作者:那书房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余梅凤:没有一份工作是容易的
下一篇新闻女司机开车阻碍救护车惹议 警方公布调查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