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末在后院安装屋顶,厨房安装流理台,也给两孩添置上下层床,一次过给家居来个小型改造,整个假期都在搬搬抬抬收前收后。

Advertisements

本来庆幸今年临近二月中才到农历新年,殊不知这么样每逢周末都在忙收拾,这写文当下方觉,下周四已是年廿九。

近些年的大扫除次序和过往有些不同。以往总会在最后一秒钟上演火力全开扫除记,赶至年除夕夜晚八九时才算真正结束。到那时基本早已累瘫,除了看些电视节目啥也干不了。

这两年开始,早在一个月前就趁周末收拾。也是体力关系,好像已经不能从早到晚不停歇地干活,大致收个半天就得休息一会儿。今年把两孩纳入清洁大军,清洁门窗、清洗扇片、抹相框擦镜子等比较简单的活姐姐都可以干得很好,虽然是做得心不甘情不愿,地方妈妈反正无视黑脸尽情使唤。

小男子呢,见姐姐干活也屁颠屁颠乐着模仿,往往是开个尽兴的头再潦草结束。反正就是找些他未曾做过的活,人是玩得很开心就对了。变着花样称赞小狮子,你就能收获乐呵呵甘心被使唤的小童工一枚。

总之,有了两个边玩边干的小助手,扫除日程确实加快一些。地方老爹负责壁纸和组装拆卸工作,目前清洁度已达八成,尚余卫生间后院铁花橱柜零星工作。估摸着今年除夕能留些时间给自己,是当前病恹恹状态下最好的想望。

还有什么没干?搞年饼!材料已备,但还未动手。这些新年小食本就不打算那么快做,尤其千层糕,总想着要吃更新鲜的味道,越迟越好。

当然也一样要把两儿纳入协助大阵,就像地方妈妈小时候那般,从前是娘亲殷勤教诲,女儿接手然后小孙子上阵,年味的传承在三代人同堂搞年饼时迸发得最极致。

作者:伪蓝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刘儱语:行动党执行力令人质疑
下一篇新闻直辖区部长:希望纳吉申请特赦 结果本周会出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