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纳吉刑期和罚款被特赦局减刑后,很多人都对其评论,实情为贬多于褒。纳吉和国阵支持者因纳吉没如安华那样获得完整特赦而愤怒,希盟支持者则因纳吉获得减刑而对之失望。其中,潘俭伟在社媒的揶揄尤谓显著。

Advertisements

其一连串的帖文,以“折扣”,“我可否坐牢一年然后获得5000万令吉?”等帖文反酸。过后因遭受警方以煽动法调查,而归咎于巫统的报警。这些帖文,在他的社媒,每则都获得数千个赞。

潘俭伟是希盟前议员,也是希盟的支持者。当然,希盟持续执政是他期望所发生之事。而希盟支持者,都希望看到“万恶”和“享誉国际巨贪”的纳吉被法律完全制裁。

可是,2022年的大选,希盟的成绩根本不能和2018相比,只获得得82席,就连和2013年民联时期相比都还少。2018大选,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三党加起来都已经获得100议席。

2022年大选后,希盟不愿意和国盟结盟,反而和攻击了数十载的国阵合作,并委任他们竞选时期揶揄的“盗贼/penyamun”入阁。希盟在安华的领导下,并不能单独执政。现在还要靠者国阵和砂拉越政党联盟才能维持政权,这已经是自相矛盾。

到底在揶揄谁?

潘俭伟的揶揄,很大可能的将此归咎于巫统。但特赦局里政府的代表,是希盟的首相署部长,希盟时期委任的总检察长,由刚刚卸任的国家元首主持。换句话说,这和巫统没直接关系。

到底在揶揄谁?这就是警方在调查的事务,不便给予仔细的评论。我个人认为,因为这揶揄有讽刺王室威严的成分因此被调查。

若揶揄的是王室,则犯下侮辱王室之罪。若不是王室,则应该不会有很大的法律责任。那么被揶揄的对象就是希盟部长,和希盟2.0时期委任的总检察长。

揶揄反酸,是反对的一个象征。在政治格局,反对一个政党的做法,那么对应的是成为一个反对者。其中一个案列,就是大马民主联合阵线的赛沙迪反对政府暂停提控阿末扎希而退出希盟。要不然,在集体问责下,就是苟同你所支持的政党。

不明白?我换个例子。在2018年前,若巫统的政治人物说了一些对华社具有攻击性的话语,同为盟党的马华,纵使出文告反对,也会被要求给予交代。很多人不理会马华对巫统的反对声明,而直接转向支持反对党。

若反对此减刑,应该在行动党内部发声,而不是一边在华社面前唱白脸,一边在马来社群面前唱红脸。

国阵支持者如何看待?

对希盟支持者而言,纳吉是国际丑闻巨贪。

但对国阵支持者,尤其是一部分马来同胞,他们认为审讯纳吉的整个体系都已经受到严重的政治污染,从证据的来源,程序的滥用,甚至司法人员的委任,已经发生严重不公。他们也认为国际丑闻,都是媒体喜欢过渡渲染。

加上,纳吉被攻击的政策,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希盟延续,纳吉过后的每一届政府一届比一届差。

所以完全特赦,是以王室权衡被政治严重污染的司法制度的最佳方案。他们要纳吉被完全特赦。

这些人,看到揶揄王室的政客,心中不由得怒火中烧。很多也开始对领导人还不顾民意持续与潘俭伟所属的政党合作而更近一步放弃自己的政党。

这一个揶揄,国阵希盟都双输,而国盟则不做任何事,坐收渔翁之利。就连纳吉宿敌敦马,在此事也没发表过激的文告。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狗狗半夜踩到手机!主人睁眼惊见「咒怨汪」吓坏
下一篇新闻郑名烈:小型独中需探讨转型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