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独中生人数由2016年的顶峰80604人,至2021年还维持在80000人以上,直至2022年己下滑至79694人,首度跌破八万人的关口。这其中的两个较重要的因素为华裔家庭少子化所带来的影响,以及近十年来国际学校快速发展所带来的冲击。

Advertisements

当然,不同地区的独中的学生人数增减与周遭地理环境、产业结构不无关系。例如在巴生谷与新山这两个都会区,工商业发达、外州移民涌入并在当地扎根,区域内的独中因而年年爆满。

但在二线城市,经济活动以原产品生产交易和轻工业为主,要支撑当地一两所独中基本不成问题,但显而易见的,学校的硬件设施的改善速度远不如都会区的独中。至于乡镇区的独中,学校的发展受到当地人口外流的因素所牵制,有些独中的学生人数近几年已明显萎缩。

一些地区独中蓬勃发展,但也因此在招生方面出现激烈竞争。以柔佛州为例,随著新山宽柔第二分校的设立,柔佛州已经拥有十所独中,当中有七所是大型独中,另三所是中小型独中。永平独中、利丰港培华及新文龙中华近十年来无不积极拓展校务,在软硬件方面也在落力改进。但面对其他大型独中的竞争,这些中小型独中必须展现其特色才能突破生源不足的困境。

小型独中要增加生源,可转型为寄宿型学校,并且提供优厚的奖学金,方可提高偏远地区学生的报读意愿。朝向寄宿型方向发展,除了强调课后的辅导,还包括中学毕业后与国内外大型企业的建教合作计划,确保学生毕业后在不必担心升学经费的情况下还能够继续升学,并且在大专毕业后还有就业的保障。另一个开拓生源的渠道就是向外国学生招生,其中印尼、中国学生具有很大的潜力。对外国学生可收取较高的学费,这类学生人数持续增长,将有助于减轻学校的财务负担。

在柔佛州各县市,仅有昔加末、丰盛港和哥打丁宜三个县没有独中,前两个地方因昔华中学和培智中学接受改制,并且未进行复办,因而没有独中。这三个地区的华小毕业生成为各独中争取的对象,包括关丹中华中学也积极把触角伸进来。

避免独中陷入红海厮杀的局面,除了守住各别的基本盘之外,提早与在校的华小生的家长进行关系链接,争取企业对学生人才培育的支持。让中小型独中可解决生源不足的困境的同时,也让社会看到未来发展的前瞻性。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戴子豪:潘俭伟对纳吉的揶揄
下一篇新闻大年初一晨美里至汶莱跨境车流蔓延一公里 迎新年车龙盛景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