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南洋中文地名什么都有,其中一些地名还“有点娘”,诸君听过霹雳万浓(Manong)的婆婆山(Gunung Bubu)吗?1938年张礼千《英属马来亚地理》即如此唤之,不过如今一般译称布布山。此外浮罗交怡南端还有个孕妇岛(Pulau Dayang Bunting),马六甲岸外的Pulau Besar华民亦唤孕妇岛,而菲律宾还有个李姐岛(Leyte Island)呢。

Advertisements

话虽如此,中文地名带女性化的不多,至神是婆罗洲岛(Borneo)华民昔称“慕娘”。婆罗州是一个大岛,职是之故华民唤之慕娘岛,此岛亚洲第一大,世界则第三大,北部曾是英国殖民地三邦:沙巴、文莱、砂拉越,南部曾是荷兰殖民地印尼的属地加里曼丹(Kalimantan),早年称作荷属婆罗洲或荷属慕娘岛。由于沙巴前称北婆罗洲,故华民有一段长时间唤之北慕娘, 1928年徐雨郊/高梦云《南洋四州府华侨商业交通录》便记述了北慕娘、北般鸟之称。

慕娘慕娘,何以会有一个如此女性化地名?原来,慕娘源自Borneo的方言译称,从沙巴昔日比较常用婆罗洲字眼,以及沙巴以客家方言群居绝对优势,虽有人认定慕娘源自闽南话发音的Bo-nio,笔者相信慕娘源自客家话Mu-ngiong的可能性更大,因为客家话Mu与Bor也是近音。近年“慕娘”两字再受注目,一为沙巴电影《慕娘列车》(When We Were Young),一为砂拉越诗巫原住民主题风味餐厅慕娘部落(Mak Borneo)。

清代通俗小说《薛丁山征西》,还有清代一些笔记小说、当代武侠小说等,小说女主有者也叫作慕娘,谓之“世间所有男子对梦中情人的爱慕”也,莫非慕娘这个中文地名的灵感亦出自于此?然而,除了慕娘,原来Borneo也曾被华民译称“莫鸟”,1939年潘醒农《南洋华侨便览》便同时记述了慕娘与莫鸟。只是,莫鸟与慕娘毕竟意境差距太远,相信那时候没有几个人愿意采用?

《慕娘列车》电影海报,一段横跨半世纪的初恋故事,原住民老奶奶寻找曾经邂逅的华裔少年。
《慕娘列车》电影海报,一段横跨半世纪的初恋故事,原住民老奶奶寻找曾经邂逅的华裔少年。

所谓“娘”没有贬低之意,而是说富女性色彩的地名,中华文化语境称自己的国家为“她”,是因为国家或“她”孕育了我们,如同我们经常说母亲河而非父亲河,又如我们说母公司而非父公司一样,洋人文化的语境亦有类似之处,就如洋人习惯以女性的she或her来指代船舶,而且大多洋人船舶皆以女性名字命名。

然而,说到“有点娘”的地名,至广为人知的非怡保二奶巷莫属了。除了怡保,早年新加坡亦有二奶街,槟榔屿与吉隆坡也有二奶巷,二奶是粤语对“二老婆”的俗称,意为正室妻子以外的首位侧室,与中国北方所称的二姨太同个意思。从粤语这个俗称,相信二奶巷称谓源自香港,而所谓香港二奶巷据说为安和里(On Wo Lane),是港岛中西区的一条上坡小巷。

香港二奶巷由来众说纷纭,不过至传奇是这则说法:话说清光绪年间,有个土豪想纳妾,看中一名红牌阿姑,但此女子卖艺不卖身,土豪为了打动伊人心,不惜开出买下一条街送她的条件,阿姑最终也决以妾身换来安和里一条街,当然那时候安和里的面积不大,产业也相对便宜,可无论如何毕竟是一条街,而后街坊遂为安和里冠以二奶巷之称。

好玩的是,此说与怡保二奶巷(Concubine Lane)的由来有些相似。此前都说,二奶巷乃怡保旧街场列治路(今Jalan Timah)旁的一条小巷,曾是富商巨贾金屋藏娇地,也即有钱人包二奶的地方,然而大矿家姚德胜后人前几年澄清,二奶巷与所谓被包养的二奶毫无关系,而是姚德胜明媒正娶的二太太,让她在此收租得名。二奶巷今有20多间两层店铺,除此怡保还有大奶巷(Hale Lane)、三奶巷(Market Lane),都是姚德胜分配予大婆、二奶、三奶收租之地。莫名所以的是,大奶巷、三奶巷告示牌上注明1894年,反而二奶巷却是1908年,难不成姚德胜至疼惜三奶而非二奶?

对比三条上百年的巷弄,无疑二奶巷是游人打卡的红点,或许与二奶这个暧昧字眼有关?大奶巷、三奶巷名气没有那么大,比较冷清,尤其大奶巷仅是一条窄短小巷,姚德胜的大奶岂有如此不堪?有说如今所谓大奶巷并非原址,真正的大奶巷实则一早拆了。有趣是三奶巷英文又称Second Concubine Lane,也即第二小妾或第二小老婆巷弄之意。自2010年代这三条巷弄置上中文告示牌,即成为各地游人的猎奇所在,当然如今在这里不会碰见什么大奶、二奶或三奶了。二奶巷今官称Lorong Panglima,将军巷之意,只是二奶与将军未免落差大矣。

怡保二奶巷壁画,一名长者与其二奶在叹咖啡的画面吸引不少游人打卡。
怡保二奶巷壁画,一名长者与其二奶在叹咖啡的画面吸引不少游人打卡。

由于二奶巷火红一时,前不久有人玩噱头又搞个“细奶巷”,英文叫Little Concubine Lane,即小小妾或小小老婆巷弄,而细奶巷也确实是条细细小小的巷弄,且没听闻与姚德胜有什么关系,据称姚德胜合共有八个老婆,不可能每个小老婆都分有一条街收租呗。另外怡保还出现一条新的“奶奶巷”(Nenek Lane),我们应该说创意无限或是巧立名目?一个房地产及理财投资的频道,在介绍怡保时便称“有很多不同的大中小奶(巷)”,直叫人哭笑不得。

话说回来,粤语似乎只有大婆(大老婆)与细婆(小老婆)之分,要不就是大婆与二奶之分,这是笔者身为广东人自小便耳熟之词,却从未听闻有大奶之说, 粤语“奶”即为妾侍,本身就带有贬义,岂有大婆自称或被称大奶之理?还有一个说法,大奶指第一妾侍,二奶属第二妾侍,以此类推云云,但究其实大奶巷确实因姚德胜之大婆得名。在姚德胜那个年代,仍未有一夫一妻限制,职是之故不论二奶、三奶等都是被承认的,并享有姚德胜夫人的尊重和待遇。

吉隆坡、新加坡、槟城这三地的二奶巷与怡保则大不同。根据1959年报载,吉隆坡所谓二奶巷在地里者律(Treacher Road),即今Jalan Sultan Ismail,虽无法得悉是否金屋藏娇之地,但从报业资料库搜寻可知,二战后这一带有多间住宅被充作色情买卖场所,甚至还有专门招待美国大兵从越南战场来此度假的地下俱乐部。

而槟城华民口中的二奶巷即Market Street,也即今Lebuh Pasar,昔时华民唤之马吉街、巴虱街或吉宁仔街,说来亦有百年历史。根据许云樵先生,槟城二奶巷乃粤侨称呼,因此巷多藏娇之屋也,闽侨则之称广福居巷,不过如今已没有人称谓二奶巷了。1937年槟城二奶巷发生一起悲剧,一名少妇服毒自杀,起因与大妇不相容,死者年方25岁,得原配同意一起住,讵料未几妻妾发生意见,后死者离家出走,返屋后竟服毒自杀。新闻结尾评语称:此乃多妻制度之罪恶也。

新加坡唤二奶街而非二奶巷,除了是藏娇之地亦为妓寨集中地,许云樵先生认定广东民路为二奶街,惟如今多认为同属牛车水范围的恭锡街(Keong Saik Road)方是二奶街。二战前的恭锡街已经有青楼公馆,也有富商收养情妇。2016年李国梁《牛车水的前世今生》提及,清朝官员李锺钰记述了19世纪末牛车水一带妓馆节比,在华民护卫司注册之妓女共有三千数百人,而此外之私娼女伶,尚不计其数,并指妓女“皆广州府人,或自幼卖出洋,或在坡生长者。”可见,由二奶衍生的地名对马新华民影响之深。

新加坡当年二奶巷恭锡街之“琵琶仔”,即年轻的卖艺女子,只在午夜过后才挑人客陪过夜。
新加坡当年二奶巷恭锡街之“琵琶仔”,即年轻的卖艺女子,只在午夜过后才挑人客陪过夜。
+1
1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男童爽喝冰沙 半小时后竟「癫痫」昏迷
下一篇新闻华裔女想回娘家过年遭家婆劝阻 丈夫:那换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