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第七任州元首(也是第四任砂首席部长)敦泰益玛目前日(21/2)病逝于吉隆坡,享年87岁。他的离世象征着砂拉越一个政治强人时代的结束。

Advertisements

泰益称霸砂州政坛,叱咤风云,呼风唤雨长达33年,是我国罕见在任最久的州领袖,1981至2014年任砂州第4任首席部长;1970至2008年任哥打三马拉汉区国会议员长达38年,是我国任国会议员第二久的议员,仅次于话望生的拉沙里国会议员;2014至2024年任砂州元首。

泰益属马兰诺族, 1936.5.21出生于砂州的美里,在美里圣约瑟小学就读,古晋圣约瑟中学毕业,后赴澳大利亚留学,在阿德雷德大学法律系毕业。返回砂州后在上世纪60年代在砂州任初级部长,1970年赴吉隆坡任多个部门的部长,1981年返砂州,代替舅舅拉曼耶谷首席部长出任砂州第四任首席部长,而舅舅则转任砂州第四任元首。

与拉曼交恶

泰益在砂州政坛可说一帆风顺,无往不利,在多年的政途中只经历一次重大的政治危机,这危机几乎改变砂州的命运,而造成这危机的人竟是提拔他的舅舅拉曼。这就要从上世纪80年代轰动砂州的“明阁事件”谈起。

1983年,泰益任首长的第3年,就时有传出他和州元首拉曼不和的传闻,到了1985年,两人更是公然决裂,互相公然呛声,令砂人看傻眼。

导致二人交恶的原因主要是拉曼虽是元首仍然恋权,垂帘听政,干预砂政治,泰益不埋单,决定走自己的路,展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引起前者极度的不满。

明阁事件

明阁酒店(现称Corus酒店)是处在吉隆坡市中心安邦路,马华大厦斜对面的一座四星酒店。1987年3月,一群以拉曼和达占为首的砂拉越州议员,包括多名部长和副部长,齐聚在明阁酒店商讨倒泰益政府计划,以明阁酒店为其密议中心,故称“明阁事件”。

同年3月,48名议员中的27名议员加上拉曼州元首,向泰益逼宫要他下台。泰益被逼在同年举行闪电州选,还政于民。在人联党和国民党的支持下,泰益领导的国阵赢得48席中的28席,低空飞过,继续执政砂拉越。胜选后,泰益在其土著保守党内清除异己,巩固政权。在1991州选时,泰益的国阵赢得56席中的49席,以压倒性的胜利安稳执政;而拉曼眼见大势已去,知难而退,逐渐淡出砂州政坛,泰益从此开启了他长久执政砂州的黄金岁月。

泰益的政绩

泰益执政长达33年之久,大家都在问,他留下什么令人缅怀的丰功伟绩?

在泰益执政期间,比起沙巴,砂州的政治稳定,吸引不少外资前来投资,赚取外汇,制造不少就业机会。

泰益也擅长外交,长期以来,与加里曼丹、汶莱,沙巴,维持友好关系。

泰益致力推广发展政治,在砂州许多河流建立水坝,其中以峇贡水坝闻名亚洲,以至今天州内电力充足,更有计划把电力输送至加里曼丹、沙巴、汶莱,和新加坡,赚取外汇。但过度的建设水坝也带来不可逆转的天然环境大破坏,为人诟病。

泰益除了大量开伐森林,也推动油棕种植,今天木材和棕油已是砂州继石油之后的第二和第三出口物。

泰益政府也成功的在砂州设立第一所大学UniMas和砂州第一座心脏中心。惟这些且规模的指标性建设都设在古晋,特别是三马拉汉,导致古晋过度集中发展,其它省份则受忽略,没享到发展成果。

在政治上,他毅然禁止巫统东渡来砂,因砂州的政治生态与西马不同。

泰益也致力推动和维持州内的多元,促进各民族和谐共处,各宗教信仰互相尊重包容,发扬砂人的友好谅解精神。基于砂州的人口结构和民族信仰与西马不同,相比之下,砂州的伊斯兰化进度并没有半岛迅速。

但是,在泰益33年掌权中,仍难免有美中不足之处,比如砂拉越的基础建设仍嫌不足,许多内陆乡镇仍无路桥连接,乡民交通不便。至于医疗建设方面,仍然匮缺今日,砂州许多城乡仍然缺乏医院。有医院的城市,如诗巫、美里病者众多,医院不胜负荷,医院设备器材匮乏,更缺乏专科医生。在教育方面,师资和乡区学校长期的不足,所面对的各种问题,沉痼顽疾,更是一言难尽。

他应该可以把砂拉越变得更好。

砂值得更好

从黑毛到白毛,这33年一路走来,他掌管了多年的砂拉越,竟然和沙巴、吉打、登加楼、吉兰丹成为我国最穷的州属之一,这叫砂拉越人情何以堪!

总而言之,若要盖棺定论,泰益33年的政绩,功过参半,差强人意,因为富有优越条件的砂拉越应值得更好。

泰益时代已落幕,犀鸟之乡还在,犀鸟应再次自由自在的展翅高飞,飞向它向往的天空。

作者:邱汉明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砂拉越一住家煤气爆炸 天花板崩塌母女受伤
下一篇新闻大桥惊传断两截「5人高处坠亡」 中国公布事发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