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统计局和国家文化与艺术局相继在其脸书贴文和官网摆乌龙,把月饼当作是农历新年的年饼;交通部在布城的新春早宴也以月饼宴客,农历新年吃月饼,政府部门近春节期间“独特”的操作,引来了许多吐槽的声音。

Advertisements

交通部长兼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第一时间灭火,解释说这只是文化差异的误解,并吁请华社不要生气及给予谅解。确实,这次的“月饼风波”看来,背后并无恶意,它也让笔者想起一段似曾相识的往事。

2013大选年的农历新年,时任首相纳吉穿起唐装拜年的新年横幅,被当时的民联领袖和支持者大作文章,说纳吉新年穿的唐装是“寿衣” ,“大吉利是”;同年,纳吉的新春短片展示了 “吉”字,“吉”字中笔画的长短竟然也引来争议和口水战,后来,经专家学者解释,“寿衣”和“吉”字风波都属于恶意扭曲抹黑,两个贺年的善意引来的无谓争论,让人遗憾。

11年前纳吉的“寿衣”和“吉”字风波,有份无的放矢、诋毁和刻意“抽水”的政治领袖,多数至今还继续活跃于政坛,如今时移事易,从“新年吃月饼”这起明显是政府自家摆乌龙的事件就可以看得出来,多少人换了屁股换脑袋,就如马来谚语所说“谁吃辣椒,谁知道辣” 。

在政治舞台上,我们常常看到政治人物在执政前后对待问题采取截然不同的标准,特别是严以待人,宽以待己的双重标准。他们对执政者苛刻的批评往往是为了塑造自己作为改革者的形象;然而,他们执政并面对挑战后,却要求人民给予他们更多的理解和宽容。

双重标准

当然,持双重标准的也不只是政治人物,人们一般上对待自己喜欢或厌恶的人事物也会表现出双重标准,人们会因为希望自己的信念和行为保持一致,而对自己喜欢的人事物产生情感偏见,对喜欢的更为宽容,对厌恶的更为苛刻。

2013年纳吉在华社的声望每况愈下,和一年多前刚刚赢得绝大部分华裔选票的安华对比的前提不一样,哪怕当时纳吉在“寿衣”和“吉”字事件中并没有犯错,却遭批评调侃不断;此一时彼一时,而今“新年吃月饼”虽然有著文化理解上的失误,当年的批评者如今要求人民体谅,民间的吐槽声量未及当年。

政治人物似乎从来不重视自己的前后矛盾、双重标准和不一致性,或许他们已深诣人性,人们虽然会对政府机关或政治人物就文化节庆的敏感性不足而有所不满,但影响人们更多的,是大家情感上对不同党派的喜恶,只要有著更令人讨厌的对手,自己就能成为相对令人喜欢的那一方。

+1
4
+1
0
+1
0
+1
0
+1
2
+1
0
前一篇新闻男女百货公司上演「活春宫」 竟抱住下体异常晃动
下一篇新闻空置房屋惨变“公厕” 古晋华裔女:臭味难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