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在2月29日至3月2日在布城国际会展中心举行“土著经济大会”。副首相阿末扎希指,大会将进行评估自1965年以来的首届土著经济大会后所成立的相关机构表现,同时大会也将聚焦在十个领域,其中包括增强信息产业、沙巴土著经济、砂拉越土著经济及教育改革和人力资源等。

Advertisements

有人对此提出质问,为什么要举办“土著经济大会”?而不是“全民经济大会”?根据首相安华的说法,因为直到目前为止,土著成就尚未达到当初所设定的目标,同时本届土著大会也会更具开放,包括邀请华印裔商会代表出席。

无论如何,土著经济大会与我国多元种族国情和种族政策大有关系。在殖民时代,马来亚已是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因此在给予马来亚独立时,英国有同意让三大种族的代表成为代表团成员,向英方争取独立。当然这是在马来人主导下的政治安排,而不是由民间自愿发起的独立运动。

当年,在制定马来亚联合邦协定中。其中重要的条文包括为马来人下定义:即信奉伊斯兰教、奉行马来人习俗及操马来语。而在协定中也列明马来人享有“特别地位”(Special Position),后来也因政治的需要而演变成“特权”(Privilege)。

虽然巫统创党元老拿督翁一度提倡多元合作,主张开放巫统让非马来人入党,不认为高举民族主义的大旗是一成不变的。可惜曲高和寡,拿督翁终于在选举中大败(1955年),而再也站不起来。

但是在1965年5月9日,因李光耀主催反对党共同组成“马来西亚团结大会”,参与的政党有人民行动党、砂人联党、砂马真达党、民主联合党及人民进步党。这一下子引得巫统担心李光耀势力的膨胀,乃决定在1965年8月9日通过国会宣布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成为独立国家。

反之,巫统也借助1964年大选的辉煌成绩而成为“一党独大”的姿态,政权已牢牢掌握在巫统手里。

即便1969年的大选不幸爆发“513”种族冲突事件,致使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也没有削弱巫统的政治地位。国家成立了行动理事会,权力归于敦拉萨首相,也促成巫统将联盟扩大成国阵(1974年组成),但不是改变巫统,而是扩大巫统的控制权力,让巫统“一党独大”。

在“513”过后的1974年、1978年、1982年、1986、1990年到1995年的五届选举中,都是巫统掌控全局,在议会内的势力牢不可破。

新经济政策争议

另一方面,马华在1971年解开戒严恢复国会民主后,曾一度主办轰轰烈烈的华人大团结运动,有意仿效巫统做法,但马华终究不是当家当权的政党,它的美好愿望也就无法实现,反而被人指责搞种族主义。在这个大前提下,马华甚至被指责搞“民粹主义”,即只管本身的利益,而未思及其他种族的利益。

我曾私下询问林苍祐(当时的槟州首席部长),对马华搞华人大团结有何看法?他的回应这是搞种族主义,不值得鼓励与仿效。

对于新经济政策,也一度引起争议。

最初时候,此政策将实施到1990年(即20年),而后将由马哈迪倡议的“2020年宏愿”所取代。马哈迪是以30年作为赌注(1990-2020),矢言在2020年时马来西亚将成为一个先进国家。
巧合的是,2020年却是马哈迪第二度任相时被推翻的一年,那一年政坛陷入动荡一年,宏愿也不了了之,如今安华的昌明大马是否还延续先进国宏愿,这就需要安华向国人明确解释。

基此,我认为单纯举行土著经济大会是无法解决所面对的症结,例如马币下跌,已到了1美元兑4.80令吉水平,对国家的经济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也进一步削减外来的投资。即使有华印企业家参加土著经济大会,也起不了大作用。既然我们已选出国会议员为民服务,那他们的责任是捍卫人民的权益,而不是推给经济大会来承担。

毕竟,我们不能本末倒置,而是要实事求是,对症下药,不是开个大会大声呐喊就可以解决问题的。反之,类似的种族性的大会可以少开,不要被某些意图不良份子将会议搞成乱局。

马来西亚目前需要的是和谐、冷静和努力恢复元气,而不是斗阵容和展示力量。国会应成为最有效的传达心声的工具。

+1
1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每天豪饮5公升水 女子一查患上「尿崩症」
下一篇新闻林建荣:令吉陷谷底 税税扑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