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日起,政府把销售与服务税(SST)从6%调高到8%,想必很多行业会提高营运成本外,人民也会为许多消费品及服务的连锁涨价而喊惨。大多数人都希望政府能为这个决定喊卡,但抱歉,这个政策绝对回不了头。

Advertisements

道理很简单。国家的财库快空了,政府用尽各种办法,在考量民情与产业结构后,最终只能透过这种方式找钱。

人民负担大幅增加,政府也不断抓破头脑。当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冲突,大家都认为政府无能,唯有自己的判断才是最正确时,让我不禁想起“公地悲剧”的说法。

想像某个居住环境有块共同的土地。

某天,有位商人带了十头牛来这里放牧,由于草坪是免费的,商人最终获取丰厚的盈利,并吸引其他人跟进。尝到甜头后,资本规模越来越大,自然会吸引更多人带著牛来这里吃草。

虽然后来有人自觉,过度放牧的结果,将导致草坪来不及生长,并可能让这个共同资源永远遭到破坏,因此自动降低牛只的放牧数量。这些人的无私心软,反而让其他自私的人有机可乘,将更多牛只放入草坪。

最终,牛只吃草的速度还是快过草坪生长的速度,资源耗尽,牛只也逐渐饿死,原本可以善用的商机变成了无法逆转的悲剧。

最讽刺的是,原本想永续经营的人,因减少牛只放牧,最终反而成为贫穷的一群;而毫无经营概念的贪婪者,却在短时间内致富,成为最有钱的阶层。

听起来像不像马来西亚面对的现况?

也不是没有亡羊补牢的馀地。几乎所有经济学专家都不断建议,政府应该抛弃过时的销售与服务税,改用征税机制更透明的消费税(GST),才能让所有人都能站在公平的消费基础上。

消费税制度

只是,纳吉时代一度推行的消费税制度,概念良好,最终却败在眼高手低,退税的执行效率太差,导致许多商家周转不良,为了生存而要找更多储备金,最终只能把所有风险成本又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才让人民误以为消费税是百货齐涨的元凶。

说穿了,通膨飙高的例子,其实就是公务员办事效率低,因个人专业无能的负面影响,导致公众要一起承担的代价。

再说得明白一些。马来西亚有很多优秀人才,推出过许多良政,但最终都无法成功改革,就是因为只有一小部分的人自觉,愿意配合更长远的美好目标努力,更多人却只为了私利,只想轻松拿著公帑上班,忘了自己才是服务国家的重要分子。

上世纪90年代大马经济起飞,大型基建带动各行业,外资也急速涌入,纵然大家都知道公务员效率低,但至少市场流动资金多,这些问题自然可以被掩盖。只是几十年过去,大马就算有再多天然资源,也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就连原本被外资视为区域政治稳定的优势也荡然无存,在这样下去,无论推出何种征税政策,国库迟早都会面对乾涸的悲剧。

与其改革税务制度,倒不如趁机整理公务员制度。公务员的庞大开销与低执行效率,才是草地资源严重萎缩的关键原因。若没有对公务员结构大刀阔斧,征再多税也没用,因为这已经是一个永远循环的社会陷阱。

尤其每年看到稽查师报告太多浪费公帑的记录,我甚至大胆说一句——就算政府收到太多明钱,也绝对无法填补公务员公然浪费的暗钱。若永远无法用一个对的制度去纠正这个错误,那其实换谁上台都是一样。

+1
2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直升机失控旋转5圈撞建筑 乘客一度绝望告别
下一篇新闻手术室内跳舞拍视频并上传网站 3护理师被解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