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所周知,民政党自创立伊始就是一个中庸的政党。我们坚持非种族政治与中庸路线的意识形态,这使得我们与其他马来西亚政党有著明显的不同。例如,马华公会坚持代表华裔族群,而民主行动党虽自称是多元种族,但实际上却截然相反。

Advertisements

然而,在过去这一年里,我国的中庸价值观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例如:在校内推行“巴勒斯坦团结周”活动。我看到照片里的孩子们打扮成圣战 士,高举著玩具枪。这确实令人担忧,因为在我国政治,军事或军人干政是被禁止的,同时在校园里更不应该出现涉及军武之类的元素。

除此之外,政府对音乐节的不当处理是趋向极端的又一例子。例如,全面禁止“Good Vibes Festival”音乐节不仅仅是在惩罚观众,更是在惩罚食品摊贩和其他来马演出的守法艺人。政府的过激反应导致我国文化与艺术产业受到严重打击。

而在“杯葛以色列”浪潮中,政府在遏制假信息方面也不胜其任。不分青红皂白的抵制行为使许多餐饮业员工失业,零工工人的比例也有所降低。无论这些企业是否真正支持以色列,但这些杯葛行动已造成数百万令吉的损失。

尽管随著时间的推移,真相终将水落石出,但损害却已经造成。如今,在我国进行商业活动已不容易,而这些举措更可能是吓跑外国投资者的最后一根稻草。若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我们可能会失去对印尼、泰国和越南等邻国的竞争优势。

当然,我们也不能放过敦马的发言,尽管华裔和印裔已经在这里生活了数个世纪,但仍被质疑“不完全忠于大马”。另外,安华对印裔社群的态度也有损他的中庸形象。例如,针对印裔学生关于大学预科班与绩效制的提问,安华极端的回应就与其作为国家领导人的地位极不相称。“吉灵”一词的使用也让安华被质疑是否考虑过印裔族群的感受,毕竟印裔同胞当中的许多人在选举期间都投票给了安华和他的政党。

尊重联邦宪法

为了让马来西亚政治回归到中庸主义,民政党在2024年制定了几项计划。我们的计划之一就是倡导“My Perlembagaan”(回归宪法),即在小学推行宪法学习。目标是培养年轻一代对联邦宪法的尊重。对此,民政党教育局采取行动,在2024年期间为“MyPerlembagaan”起草一份政纲(Policy Paper),同时会积极与相关民间组织进行磋商交流,以及与教育单位接触。毕竟,所有的中庸政治始于精准的政策规划。

然而,谈及中庸政治时,我们无法回避讨论伊党的课题。我相信,无论是客观存在或主观认定的偏见或敌意,都只能通过定期对话来消融。这正是民政党的初衷。我们将定期安排举行公开会议以消除误解,与会者将包括民政党、伊党和媒体,尽管存在政见上的差异,但这能增进我们(国盟和非国盟支持者之间)的相互理解。就如近期适逢大年初九,登州大臣阿末山苏里、哥打巴鲁国会议员达基尤丁、加埔国会议员哈丽玛医生等国盟巨头前来民政赏光拜年,并与中文媒体进行不设防对话。

在对话会中,我不仅问了一些挺辛辣的问题,接著媒体也纷纷跟进,询问如果国盟执政,会不会影响非穆斯林生活。而山苏里、达基尤丁、哈丽玛医生3人,面对华社关心的问题,没有左右而言他,而是非常直接、明确的做出回答。可见国盟不会刻意影响非穆斯林的生活,也很愿意像这样子坐下来对话,大家有什么疑虑的,三口六面讲清楚。

当然,我们将持续公开反对任何违背我们中庸政治价值观的言论。在民政党里,并无由种族主义驱使的极端民族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的容身之处,在马来西亚更是绝对不容许这两者的存在。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每次来完月经就开始瘙痒 医师分享“预防”方法
下一篇新闻Angelababy生日罕见晒全家福 7岁小海绵入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