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我住在乡下,我家门前有小河,后面有山坡;长大后,我住在城市,我家门前有狂犬,后面有鳄鱼。

Advertisements

砂拉越在总理阿邦佐的带领下已踏上康庄大道,正向2030高收入州迈进,西马人不再对我们“另眼相看”以为我们还住在树上,美中不足的是,砂今时今日仍然是我国唯一深受狂犬病所困扰的州属。

据说,砂狂犬病是由当时暴发狂犬病的印尼西加里曼丹入侵砂西连;2017年7月,砂暴发首宗致命狂犬病,地点就在西连,一名儿童不幸失去宝贵生命。之后,狂犬病蔓延至全砂每个省份,只有林梦逃过一劫。随后,政府采取应对措施,局势受到控制,人们不再谈“犬”色变,人心惶惶,但顽固的狂犬病有如野草锄之不尽,春风吹又生,目前似乎又有死灰复燃迹象,零星狂犬咬人事件仍然持续发生;目前被官方认定狂犬病的地区分别为古晋、三马拉汉、西连与民都鲁。

最近古晋发生几宗流浪狂犬咬人事件,被咬者证实因被咬伤而感染狂犬病。令人不解的是,当局捕捉狂犬的脚步总比狂犬慢半步,就是要等到有市民不幸被咬伤之后,隔天才火速把狂犬歼灭。

强制犬打疫苗防狂犬病

狂犬病之可怕是,一旦被感染若无即时就医,死亡率偏高;好消息是,狂犬病是完全可预防的。

要一劳永逸彻底解决砂狂犬病,当局如果有决心与魄力,一点都不难。

一,强制犬只必须注射疫苗

砂能战胜新冠肺炎关键因素是大多数砂人最少有打一剂疫苗,再加严守防疫sop,如戴口罩、勤洗手及避开人群。

上世纪60年代肺炎(TB)在砂肆虐,夺走不少人命。卫生部除了把患者隔离,更强制全民打BCG疫苗,结果成功打败肺炎;如今全部新生婴儿都必须打BCG疫苗,今天砂已完全杜绝肺炎,偶有零星案件是由印尼、缅甸、孟加拉与柬埔寨外劳引进的。

当局必须严厉执法,若发现狗无打疫苗,狗主务必得到惩罚,就算“大粒人”也不例外。如果狗只都注射疫苗,我们看到它们也不必心存恐惧,因它们不是狂犬。

二,捕杀流浪犬

流浪犬,不管是否狂犬,顾名思义是无人养的犬,到处流浪,自生自灭。流浪犬三五成群,露宿街头巷尾,半夜乱吠,扰人清梦,白天有的追人,有的咬伤人,而且还随处大小便,有碍市容。进步的城市容不下流浪犬,更不应有狂犬,当局捕杀流浪犬不必手软,因每捕杀一只流浪犬就是为民除害,减少市民感染狂犬病的风险。

鲁巴河是鳄鱼的故乡

砂境内大小河流众多,河岸及热带雨林中的水域成为鳄鱼的理想栖息地。

斯里阿曼的鲁巴河是鳄鱼的故乡,其中以丹绒比札水域的鳄鱼最大只,身长可达20英尺。

1980年鲁巴河的一只鳄鱼在短时间内吞噬20条人命,轰动全砂,大家顿时闻鳄色变,这条长达18英尺的鳄鱼最终在1992年被捕杀。

砂天然资源及城市发展部副部长拿达立称,砂鳄鱼从2014年的1万3500只增至2023年的2万3000只,9年来数量倍增。

最近,常有鳄鱼咬伤人或吃人的新闻,大家都在问,砂为何有这么多鳄鱼?

鳄鱼是受保护野生动物

一,鳄鱼繁殖力强又长命

鳄鱼在岸边挖坑,把一次生的蛋约20至80个埋在土里,经过二三个月的孵化,小鳄鱼就破土而出,就算只有一半的小鳄鱼可长大成鱼,这个数目也相当惊人。鳄鱼的天敌不多,一般都可长命百岁,有的甚至活到150岁。二,鳄鱼是受保护动物

鳄鱼是受保护野生动物,在1998野生动物保护法令下,违例者可被罚款不超过1万令吉及坐牢不超过1年。若在自卫的情况下把鳄鱼打死,事后必须到森林局报案,否则,将受法律制裁。目前如果在家发现鳄鱼,可求助森林部或警消部。

鳄鱼已多得泛滥,为何还须受保护?保护稀有动物如犀鸟、老虎、犀牛及马来貘合情合理,因杀一只就少一只。砂特产野生“忘不了”鱼已濒临绝种,与其保护多得为患的鳄鱼,倒不如立法保护稀有“忘不了”鱼?

鳄鱼数量应受管制,过剩的可捕杀,鱼肉鱼皮都有商业价值,卖了可增加人民的收入。

一州之首古晋猫城不应沦为狂犬之都,犀鸟之乡也不应变成鳄鱼之村。

作者:邱汉明

+1
3
+1
1
+1
1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新型「水电池」更便宜 可回收且不会爆炸
下一篇新闻火箭展开水灾灾民援助计划 代向砂政府索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