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2日讯)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简称CBO)在其最新预测中警告称,到2034年,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将从去年的97%升至116%,甚至高于二战时期的水平。而且,实际前景可能更糟。

Advertisements

从税收到国防开支再到利率,CBO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预测都是基于乐观的假设。但基于市场目前对利率的看法(维持在高位更久),分析人士预计,到2034年,债务与GDP之比将升至123%。

而如果假设前总统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基本保持不变,那么负担就会变得更重。

另一方面,拜登政府则说,其预算包括对企业和美国富人大量增税,将确保财政的可持续性和可控的偿债成本。

由于存在如此多的不确定性变量,《彭博经济》进行了100万次模拟,以评估债务前景的脆弱性。结果显示,在88%的模拟中,债务与GDP之比处于不可持续的道路上–即未来10年内将出现上升。

美国财长耶伦2月对国会议员表示:“我确实认为我们需要削减赤字,并保持在财政可持续的道路上。”拜登政府的提案提出了“大幅削减赤字,将继续把利息支出保持在令人满意的水平”。

大幅削减赤字  国会党派分歧

问题是,实施这样的计划需要国会采取行动,而国会在党派界线上存在严重分歧。控制众议院的共和党人希望大幅削减开支,以降低不断膨胀的赤字,但没有具体说明他们将削减什么。掌控参议院的

民主党人认为,支出对债务可持续性恶化的影响较小,利率和税收是关键因素。

最终,可能将演变成一场危机–或许是美国主权信用评级被下调,引发的美国国债市场无序崩盘,或者是联邦医疗保险或社会保障信托基金耗尽引发的恐慌,才会迫使政策制定者们采取行动。

去年夏天则提供了一个危机的缩影,可以体验危机是如何开始的。8月,惠誉下调了美国的信用评级,并增加了长期国债的发行量,这让投资者的注意力集中在风险上。基准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攀升了一个百分点,10月份达到5%,这是15年来的最高水平。

与此同时,可以参考英国在2022年秋天的经历。时任首相特拉斯的减税计划让英国国债市场陷入了崩溃。收益率飙升如此之快,以至于央行不得不介入,以遏制一场彻底的金融危机的风险。“债券义勇军”的行为迫使政府取消了该计划,特拉斯也下台了。

对美国来说,美元在国际金融中的核心地位以及作为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降低了发生类似崩溃的可能性。要动摇投资者对美国国债作为终极安全资产的信心,需要付出很大努力。然而,如果这种信心真的消失,美元地位的削弱将是一个分水岭时刻,美国不仅失去融资的渠道,还将失去全球实力和声望。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指收入乃个人事务 足总会长拒证实月薪9万传言
下一篇新闻妈咪大宝达投资1.5亿扩充产能 放眼成全球最大清真零食厂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