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为我国东马地区的两大州属之一。由于沙巴处于东马区域,加上其在日常生活中,并非经常出现重大事端的州属,使其在一般日子中,都会为广大民众所忽略。而这个在平日被忽略的州属,在某些日子,如选举来临之时,将会一反常态,成为众多人民眼中的焦点州属。因为这个平日看起来没什么人关注的州属,和他的邻居砂拉越一样,是一个可以透过州政权影响国家政局的州属。

Advertisements

东马两州从不起眼的州属,变成可以决定国家政局的关键州,其实是源自于国民阵线的衰退。在2018年国阵首次失去中央政权以后,一直和国阵合作的东马政党,陆续脱离国阵,砂拉越大多政党也顺势成立了砂拉越的本土联盟,砂盟。在沙巴,除了还残存的一些巫统势力,沙巴不少地盘已被本土起家的民兴党夺下。至此,东马两州开始了脱离西马主流政治联盟的控制,成为马来西亚本土的一股第三势力联盟的序幕。

相较于起砂拉越的政治稳定,沙巴在国阵失去控制以后,则是进入了群雄割据的局面。

在2018年以后,先是被民兴党和希盟的政治联盟掌权,尔后又变成了国盟的东马势力和国阵执政的局面。在2022年全国大选之后,和砂拉越联盟组成东马联盟的沙巴国盟和本土势力,为了迎合东马联盟支持希盟和国阵组成团结政府的计划,就此脱离国盟,成立了沙巴本土联盟,沙盟。至此,沙盟就在沙巴巫统和希盟的支持下,继续领导沙巴。而在去年初期,沙巴巫统在主席在邦莫达的领导下,试图逼宫首长哈芝芝失败以后,又变成了沙盟和希盟合作勉强以约50个议席继续执政的局面。

虽然巫统依旧表态支持沙盟领导的政府,但明眼人都知道双方已经貌合神离,已无紧密合作的可能,故可以忽略他们在政府里头的席次。但这些乱局还没结束,由于沙巴在2020年提前举行州选,故他们需要在2025年12月以前,进行新一届的州选举,使得沙巴各股势力乃至各政党内部蠢蠢欲动,已经在暗中较量,以求在下一届州选中,获得参选的主导权。
因此,现今的沙巴政坛,可谓是山雨欲来的局面,各联盟都打著自己的算盘,各党内势力的领袖,也在计画如何夺取党内部的领导权。

首先,沙巴的政局和西马大不相同,西马的主要联盟如希盟和国盟,在现在的沙巴都不是主要势力,尤其国盟在东马土团党辛苦建立起的势力,被哈芝芝挖角去了沙盟以后,已经算是边缘化的联盟了。现今的主要势力,可分为现任首长哈芝芝领导的,以沙巴各本土小党和脱离国盟的议员组成的沙盟、由前首长沙菲益领导的民兴党和由邦莫达领导的沙巴巫统。

哈芝芝政权

在政府方面,哈芝芝领导的州政府,并没有特别地安稳,他旗下的沙盟和希盟都有自身的内部问题存在。沙盟现今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们是否有在执政期间,成功建立起了自己稳固的核心支持者群体。因为在上一届州选中,沙盟的议员大多都是以土团党的旗帜上阵,加上沙巴巫统的支持,才得以胜出。因此,即将来临的州选,会是他们第一次独自上阵的选举,而支持他们的希盟由于在沙巴势力单薄,故对他们的竞选活动不会有太大的帮助。

因此,沙盟需要做的是在下一届州选举来临前,成功留住上一届支持他们的选民,并将他们转换成自己坚定的支持者。若无法做到这一点,沙盟将会在来临的州选中失去不少的席次。

州政府里头另一个主要联盟,希盟虽然议席不多,势力单薄,但他们却在近期爆发了党的内部派系斗争。希盟中的公正党沙巴支部,在近期突然出现了25个支部中,有15个支部联合声明,要求沙巴公正党现任州主席桑卡拉森“体面下台”。同时,现任沙巴实邦加国会议员兼高教部副部长慕斯达化更是表明,若得到支持,愿意接替沙巴公正党主席的位置,引发了许多猜测。

虽然桑卡拉森随后表明此次动荡没有影响其主席的位置,而首相安华也透过沙巴公正党副主席阿旺胡赛尼声明,将在开斋节以后处理沙巴的党内部派系问题,但他能否完美地安抚各个派系,继续凝聚沙巴公正党的党员来迎战随时到来的州选,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因为此次发表声明的,不只是支部主席,先前提到的慕斯达化、仅有的两位州议员刘静芝和彼得加林也同时要求桑卡拉森下台。

这就显示了沙巴公正党的主要派系都对桑卡拉森有所不满,安华需要安抚这些基数不小的反对声音,会是一大考验。

在野党方面,除了民兴党,也可算入在下届州选举中已经不可能和沙盟合作的沙巴巫统阵营。至于国盟,就如笔者先前所说的,在沙盟基本上挖空了他们在沙巴的势力以后,国盟在沙巴已经失去了根基,需要恢复还有些时日。加上他们近期对沙巴的各种乱局冷眼看待,基本上可以确定他们将会把主战场放在了西马,沙巴的残存国盟势力,将会在近期的日子里,被他们忽略和边缘化。毕竟,现今国盟在沙巴的州政府里头,只有一位由州政府政治委任的伊斯兰党州议员,而且这位州议员也和希盟合作,可以说是违背了国盟的信条,故此他也被国盟边缘化了。

沙盟和希盟最大对手

民兴党和沙巴巫统则不一样,因为他们是在沙巴耕耘多年的政党,有著非常稳固的根基,会是沙盟和希盟的最大对手。但他们想要扳倒沙盟,互相合作是必须的。因此,民兴党的沙菲益才会在近日表明,已经和沙巴巫统商谈来届州选合作的可能。而沙巴巫统不一定会想要和民兴党合作,因为以他们的实力,也是想要争取龙头老大的位置,不会轻易允许民兴党作为他们联盟的老大出战的。

沙巴巫统主席邦莫达,也和沙菲益一样,都对沙巴首长这个位置虎视眈眈。为此,沙巴巫统在近期以沙巴国阵的名誉,和沙巴人民团结党等一起起草了新宣言,以求挽回被沙盟拉拢走的选民支持。这一举动,也可视为沙巴国阵的一个竞选路线选项,若他们和民兴党的谈判破裂,他们也可以独自上阵,无需一定要看他人的脸色。因此,沙巴巫统一旦觉得自己有能力单打独斗地夺下政权,自身上阵的可能一点也不小。

因为民兴党和沙巴国阵(巫统)虽然两者相加,可以击败沙盟。但由于两边的领导人都非常有野心,都想当老大。而且双方就如去年台湾大选的国民党和民众党一样,都自认有当老大的资本。因此谈判肯定会有很多摩擦和冲突,从而影响成功结盟的机会。所以,民兴党和沙巴巫统的合作谈判,将会是一场漫长且容易陷入僵局的谈判,能否达成还得看双方领导人会否有让步。

总的来说,现今沙巴政界中,不同政党之间,甚至政党内部的博弈,和即将到来的州选举,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关系。沙盟能否成功建立起自身的支持者群体,将会是他们能否继续执政的关键,而且这次,他们会是单打独斗的状况,也将是他们创立联盟以来的最大考验。

至于希盟,并没有明确表示会和沙盟还是其他政党合作,甚至不排除独自上阵的可能。但以他们在沙巴势力单薄情况下,独自上阵无异于政治自杀,因此合作出战的可能比较高。可他们合作出战的情况,无论是和谁联盟,并无法协助到自身的盟友,反之还需要对方的协助,才有机会取得突破,赢下更多的议席。

因此,希盟在沙巴的州选举将会是配角而已。而民兴党和沙巴国阵(巫统)的走向,将会是沙巴下一届州选中的决定性因素。若他们联盟,沙盟极可能会败北、若他们各自为战,沙盟则有可能透过三角战的方式,分散选票以后,成功保住政权。就此看来,沙巴政党之间的政治博弈,会随著州选的来临,愈发白热化。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梁洁莹:谁给了他们底气?
下一篇新闻振民:绿色清明,文明扫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