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西马巴生谷行动党的电召车(DRT)事件与砂人联党的砂公共卫生、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门海外考察费用事件,在两岸闹得沸沸扬扬,朝野两党,互不相让,二线领袖在媒体你一言我一语,互呛对方,令人看了眼花缭乱。

这两件事的当事人,联近邦青年体育部部长杨巧双,砂副总理兼砂公共卫生、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部长沈桂贤医生,至今为止,还未对相关事件向社会交代。

杨巧双丈夫的公司直接获得雪州政府的合约/生意,许多法界人士及社会有识之士都认为,在法律上无不妥,合法合理,涉嫌贪污舞弊成分不大,但这并不代表杨部长就能与此事件撇清关系,因DRT造成社会观感不好,对杨部长自己和他所属的行动党都不会加分。虽然行动党元老林吉祥尚未对DRT表态,我相信深具政治智慧的他,应不会认同杨部长的做法。

首相安华曾公开说过,他不允许他部长的配偶及家人获得政府合约,虽然这是法律允许,可见安华对他部长的诚信操手要求还高过法律。

我最近在餐馆用餐,隔桌两位华人中年安娣在论政,由于她们讲话特大声,我不小心听到两句精华对白:“妳有听到吗?报纸说火箭的那个杨什么双部长老公的公司拿到政府的contract生意。”

“怎么可以这样?妳看妳看,这就是裙带关系,肥水不流外人田,怎么今天的火箭会跟巫统一样?”

无论你喜欢与否,这是许多小市民对DRT的看法,是对是错,见仁见智。

砂卫生、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门的海外考察费用追加逾270万令吉,砂行动党要知道,这笔来自人民的血汗钱,到底是如何花的,费用为何增加那么多,尽反对党监督政府的责任,何错之有?

很遗憾的,人联党妇女组主席在捍卫沈副总理时,刻意避重就轻,显然在转移视线,一直在钻牛角尖般的质问,为何砂行动党主席兼浮罗岸州议员张健仁不在州议会提问,而选在议会外向媒体发言;只要涉及公共议题,朝野议员无论是在议会还是咖啡店为人民发言,尽议员责任,有何不妥?

她声称:“人联党行得正,坐得端,身正不怕影子歪,任何部门开销都有标准指南,并且获得严格遵守。”

如果她的话属实,为何不叫沈副总理出来直接对决,把事情讲清楚说明白,把一切都摊在阳光下,看看是否经得起社会大众的检验。

世上事很多时候躲过一时,并不代表就可躲过一世;如果人联党选择不敢直接面对选民,那么就等到下个州议会议期,由张健仁来提问吧!这也符合该党妇女部主席要前者在州议会提问的坚持。

出国考察,取人之长,补己之短,他山之石可攻玉,值得鼓励;问题是,需要花那么多钱吗?要去那么远考察吗?既然瑞士已来新加坡考察,我们又何必舍近求远,花那么多钱跑去瑞士考察?

中国人常说的“龟笑鳖无尾,鳖笑龟粗皮”,与英国人爱说的“锅嫌壶黑”(pot calling kettle black)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贬意,就有如五十步笑百步。

行动党的电召车事件与砂人联党砂公共卫生、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门出国考察花费事件,谁是龟来谁是鳖?你说呢?

作者:邱汉明

+1
1
+1
1
+1
3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遇车祸造成脑损伤 男获赔逾1640万
下一篇新闻新航SQ321事故 轻伤乘客获赔一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