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炫目特效或反转再反转的剧情才能创造票房奇迹?

未必。只要剧情说得细腻真诚,小品也能创造惊人票房。

近期泰国伦理电影《姥姥的外孙》在东南亚各地掀起现象级效应。除了在泰国蝉联三周票房冠军,打败许多好莱坞电影,成为今年最卖座的泰国电影外,在印尼、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等地上映后,也都纷纷拿下票房冠军,并成为当地史上最卖座的泰国电影。

包括在大马只上映10天,就创下840万令吉亮眼记录,就挤下2017年泰国电影《模犯生》(Bad Genius),成为泰国电影票房记录的新榜主。挟带这股气势,电影即将在台湾及香港上映,预计在众多好口碑的加持下,票房也可望顺利开出红盘。

“为何这部电影会如此卖座?”还没进场前,我曾想像各种电影的设计元素,没想到在偏高期待心态下,还是被这部低成本电影打动,并终于了解它能跨越不同国家与语言的障碍,吸引许多观众捧场的原因。

日常的爱。

电影透过一对原本关系疏离的祖孙,在一步步逼近死亡的相处过程中,慢慢看见人与人之间幽微却强大的爱。不刻意煽情,没有紧紧的拥抱或挂在嘴边的我爱你,在典型华人传统家庭的克制礼仪对待下,却能内敛酝酿出一种悠长恢弘的真挚情感。

难怪许多人走出电影院时,眼眶都红肿。无论哪个种族或宗教,说著什么语言或遵照何种风俗,爱就是跨界且恒久的共同语言。

只是,看完后我一直反思一个问题——里头泰国华裔家庭的生活日常,从清明拜祭、街道市景、家庭互动、潮州籍贯,甚至是拜观音不吃牛、葬礼仪式等,只要对白换成华语,说是一部大马中文电影也无违和感。

但为何泰国电影总能把市井小民的日常拍得如此动人,细腻得连坐在我旁边的马来人也看得共鸣流泪,我们却还是没办法拍出一部幽默感动兼具的流畅小品呢?

有种恨铁不成钢的纠结,离开戏院后惆怅还在隐隐发酵。

大马中文电影

翻开过去十年大马中文电影的作品,每年都总会有几部讲述伦理家庭的故事。当中不乏一些说得真诚的电影,但不是处理得简单粗暴,就是刻意贩卖不同关系的感情,深怕观众看不明白,总会在故事或配乐下重手,好提醒观赏的人——呐,这里就是哭点啊。

实际上,在全球网络化时代,许多人早已观赏过不同国家的影视作品,就算是没念过电影学的人,也大概知道从剧情到技术层面的操作是怎么一回事。换句话说,这个时代的观众早已有种审美疲劳,越刻意的作品,反而越能让人过敏;编导很聪明,但观众也早已不是省油的灯,只要稍微偷懒或取巧,都比以前来得更容易察觉与唾弃。

《姥姥的外孙》可贵之处在于克制。从故事设定的纯粹,看起来一句话就能蔽之的剧情,导演却能透过敏锐观察,将人与人之间说不出口的爱,精准化成有寓意的镜头语言,再辅以对的演员适时挥发,才变成一部大家心中都能读懂的家庭日记,与灵魂产生深层共鸣后,最终成就一部口耳相传的好作品。

客观条件来看,大马完全拥有这部泰国电影的所有必要因素,意味著大马要以低成本打造出一部类似卖座区域的电影并非天方夜谭。前提是,大马编导是否看懂无形胜有形的价值?

如何“以无显有”,掌握关系的挣扎与可贵,并了解人性稀罕的美,电影看起来是种艺术,实际上也是一套玄妙多层的哲学。

+1
0
+1
0
+1
0
+1
0
+1
1
+1
0
前一篇新闻刘华才:团结政府从一意孤行到故技重施
下一篇新闻王赫奇:为何大马还不能成为30大经济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