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作者:杨善勇[/highlight]

那一场毛泽东的秘书李锐一度形容为狂风巨浪的「大跃进」,確是歷史空前的大灾难。可是,为了稳住权力和权位,领导应对之道,乃是接二连三,整风整社的政治运动。

可是,真实的数据既不会说谎,造假的报道也改变不了大饥荒。转入1959年,「美国之音」编辑的《国家禁区》(纽约:明镜;2014)说:「当时已经饿死差不多有上千万人了。」(页222)

1962年,刘少奇公开批评「大跃进」,提出「七分成绩,三分人祸」的个人评价;彭真跟著也把矛头指向了毛泽东。儘管那样,毛泽东没有道歉,也没有因此鞠躬下台。(页203)

《炎黄春秋》杂誌副社长杨继绳说:「毛泽东空洞地承认一下(错误),有两次,包括甘肃省的报告也提到他要一起克服错误,但实际上他没承认,实际上他从来没有承认错误。」(页211)

接踵而来那个动乱不堪的十年,正是这样:浮夸,妄动,一切以政治意志为主导。毛泽东一步步走向神台,接受万民朝拜,当年同在战场的老战友现在转换敌我矛盾了。杨继绳提起不识好歹的彭德怀之事,当是经典的举例了:

「彭德怀这个人不懂政治,人家当了皇帝,还叫人家『老毛』,『老毛』。应该尊重,他却不尊重。……这个人是个大老粗,不懂政治。当然,后来小心点,不再叫『老毛』,改叫『主席』。」(页215)

文革式浩劫大冒进,到处都有,华社、华团、华教,也不例外。结果,如坐针毡的歹戏拖棚,一再磨蹭,一再拖沓。枪口和炮火对准的,是(曾经)同在一个战线的盟友。

晚近十年的黄金时期,我们因此都一一错过了,那一块块曾经熠熠发光的金字招牌,全坏了。当年是Cemerlang,Gemilang,Terbilang,如今分崩离析,「这么烂、根本烂、特別烂」。纠缠下去,子孙的未来,只剩昨天,没有明天。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华教斗士的未竟之业
下一篇新闻马中免签证何其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