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地与俄罗斯宣佈要成立一个联合工作组,並通过这个工作组在全球油市展开合作。对此,人们最多也就是报以几声冷笑。

Advertisements

虽说媒体报导確实提振了原油价格,交易员再次对这场冻產或不冻產肥皂剧的最新剧情做出反应,但这条消息却毫无实质性內容可言。

在大肆鼓吹的產量冻结问题上根本没有任何承诺,沙特能源部长法力赫说他们並不急於限產,儘管未来有这种可能性。

不过我们还是先就事论事,討论一下沙地-俄罗斯工作组在监控和报告全球油市当前及可能出现的状况时可能会有什么发现。

实际上,他们可能根本不需要什么工作组来告诉他们,因为他们本来就知道,如果全球油价真的上涨,那么像美国页岩油企业这些机动生產者就会恢復生產。

实际上,即便是在当前布伦特原油报每桶47.67美元的情况下,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原油在中国市场上或许依然有竞爭力。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石油进口国。

价格评估机构阿格斯的新测算显示,运往中国的美国西德州原油(WTI)和加拿大西部重质原油的成本加运费价格已经具有竞爭力。

阿格斯中东和亚太原油副总裁巴巴荷萨(Alejandro Barbajosa)称,美国解除原油出口禁令,为更多的石油从墨西哥湾向东流入亚洲市场提供机会。

巴巴荷萨週一在新加坡举行的阿格斯原油论坛上称,从休斯顿运往中国的WTI,已经比一些来自西非和东南亚的轻质低硫原油便宜。

巴巴荷萨还称,与伊拉克巴士拉重质原油等中东原油和拉美船货运抵中国的价格相比,加拿大標准重质原油(Western Canadian Select)当前的价格也同样具有竞爭力。

虽然这並不意味著亚洲市场將充斥美国轻质原油和加拿大重质原油,但却为炼厂提供了更多的供应选项。

如果像沙地和其他中东產油国以及俄罗斯最终设法限產,甚至削减对亚洲客户的供应,那么这一点则特別重要。

產油国的两难困境

倘若通常不会流入亚洲的原油在目前的价格水平仍有利可图,当油价升至接近每桶60美元时,其只会变得更具竞爭力,而这样的油价,无疑是主要產油国乐於看到的水平。

实际上,沙特和俄罗斯等主要石油出口国处於左右两难的境地。

如果它们可以藉由限產来操纵油价上涨,那么將只会导致閒置產能重振旗鼓,並促使冻產协议之外的產油国大幅增產。

这將会令油价升势受抑,且隨著更多的原油流入全球市场,油价可能会回到近期的低位每桶30美元不到。

这亦又將让大型產油国回到不乐见的市场份额爭夺战,从而必须在以较高价格出售较少石油,或是保住市占率但接受较低收入之间,做出抉择。

沙地、俄罗斯和其他大型產油国最终所希望的是,油价能让它们维持最低限度的產量,但又能高到足以减轻它们的財政压力。

这样的最佳价位可能是每桶55美元左右,但要达到该价位且保持在该水平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这就是为什么当前包括会议、声明、传言和揣测在內的一切计谋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因產油国试图操纵並守住价格。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上半年黯淡无光 油气领域等待新转机
下一篇新闻仅3交易日 马股料淡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