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吴庸

当日子回春的时候,年就来了。据说,年是一种怪兽。但是,没有人能说得出来,年究竟是怎样的怪兽,究竟生得什么样子,因为,没有人真正见过这个年的怪兽。或许,有人见过,但都没能生存下来告诉大家。或许,有人存活了,但决不敢开口说话。年,太可怕了。

年其实来过。它年年来。去年来的时候,带来了一阵腥风血雨,也带来了一阵恐怖气氛。虽然大家没有见到它的身子,却毫无疑问的可以感受到它那阴冷的影子。像那几次的航空灾祸,来得毫无预警,来得非常蹊跷,直到如今,还没有人能够解释真正的原因,有的找到了残骸,有的连影子都找不到。像世界几个角落的战争,杀得你死我活,究竟是为什么,究竟有什么好处,究竟要杀到什么时候,好像也没有人能给个答案。还有那一场伊波拉传染病,那一场场登革热,那发生在某处的H几N几的流行病,那已经发生了很久的爱滋病,那些能开刀不能开刀的癌症,那害死人的心脏病,那天天都在发生的车祸人祸天祸,谁知道还有多少的灾难,每天每日都发生在我们的周围,甚或发生在我们之间。据说 ,这都是年惹的祸。太可怕了!

今年刚刚开始,好像就见到了年的身影。那煽动不煽动的言论,令得人心惶惶。那冤狱不冤狱的疑惑,还在不停的蒸发。那砍手不砍手的法令,那砍头不砍头的影片,那谁是主席的团体,那主席该不该留位的团体,那涨不涨价的消费品,那减不减少的收入,那明天还下不下雨的日子,那明天还涨不涨水的地方,那太不太平的明天,那猜不猜忌的民族,那还富不富强的国家,那还作不作主的人民,还有那日里夜里梦里忘不了记不了怕不了的疑问和恐惧,那长在骨里流在血里痛在心里的伤痛,那一生从生到死的焦虑,那每一刻每一秒的煎熬,都像是年的影子。不是吗?

今年还有好长的日子要走,猜想还有更大的年兽要来。你看消费税那个怪兽,不是一直在虎视眈眈的吗?它那一来,岂不是又要灾殍遍野了吗?还有那每几年都要来一次的州选举,据说也是一只怪兽,大家看它来得热闹,去的风光,却不知多少人被它剥了几层皮,多少人被它吸了几公升的血,就想换取那一丝的希望,你得到了吗?这一场场像闹剧一样的政争,这一场场像家家酒一样的选举,还是要继续下去。这一次,论到谁风光了?可是,那绝不是你和我。论到谁倒霉了?或许,那就是你和我!

昨夜,在鞭炮和烟花的迷蒙烟雾中,我似乎又看到了年的身影!它还是那样的伟岸,却又是那样的狰狞,那样的可怕,那样的充满攻击性。等着吧。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袁艾菲遭老伯猥亵 旅馆床战手肘回击
下一篇新闻蒙古女郎命案犹有余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