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ie是誌工们从街头拯救回来的狗狗,它因迷路而回不了家,目前需要一个新主人好好照顾它。

对小动物救死扶伤是兽医的职责。令人无奈的是,现今的兽医诊所却变相成了丟弃猫狗的地方。从事动物医疗工作及义务送养流浪动物多年的Goh Veterinary Clinic& Surgery主诊医生吴锦祥说,每当诊所出现新的待领养狗狗时,他又得当起临时保姆了。

在日常工作范围里,除了医治受伤的狗狗,吴锦祥还为所有治疗痊癒的流浪狗寻找一个家。不少爱护动物人士都称讚吴锦祥伟大,但他认为,真正伟大的是那些长期在拯救流浪动物的热心人士,自己只是「顺水人情」。

「这些將猫狗丟弃在诊所门外的饲主,以为这样就能让自己『心安理得』,事实上,这样的举动是不对的。」虽然诊所空间不大,但吴锦祥还是会儘量收留,並且一定会帮这些流浪狗结扎。目前,诊所里共有十来只待领养的狗狗,当中不乏名种犬。

流浪狗不只是流浪,而是可怜到让人不忍,这些街头的狗,或许皮肤病、或许被车撞到血肉糢糊,也或许被捕杀,种种惨状让吴锦祥没有办法坐视不管。更多 时候,替流浪狗结扎的费用都是吴锦祥自掏腰包承担,免费拯救流浪动物,更会协助康復的猫狗寻找领养者重过新生活。「我只是做好本分而非英雄,但所有送到诊 所的受伤流浪猫狗,我都会尽力抢救。毕竟,它们都是生命。」

眼见许多流浪狗饿死街头甚至有名种犬被弃养,吴锦祥同样心疼不已。「有时候,一些流浪狗的伤势非常严重,包括有的伤口长满蛆虫、骨折或严重出血等, 碍於没有路人伸出援手,以致耽搁了狗狗接受治疗的黄金时间。」他说,「时间就是生命,晚一步就会失去这条生命,所以流浪动物需要的,是社会的关註与关 爱。」

「总是会有人因为爱狗,在衝动之下而买狗、养狗,等到將来遇到问题再送养,甚至弃养。」吴锦祥呼吁,在准备饲养宠物前,应慎重考虑清楚自己是否清楚 瞭解宠物的个性,到底自己是否真的可肩负起照顾牠们的责任等。最后又往往没有带狗去结扎,之后或许因为疏於照顾而走失,没结扎的狗在外流浪生小狗,又进一 步衍生流浪狗问题。「虽然本地有很多的流浪狗问题,但基本上只要能够做好教育宣导、落实结扎等等工作,其实流浪狗问题不难解决。」

唤醒饲主保护意识 减少流浪猫狗数量

访谈中,吴锦祥说得最多的,就是对这些流浪狗生命的担忧。「一般而言,一只雌狗一年生育2胎,每胎可生5至10只小狗;雌猫则一年生育5胎,每胎生最多6只。若不替流浪猫狗结扎,它们的后代也会重复流浪的命运;而饲主在宠物生育后,却无法饲养小动物,牠们又將何去何从?」

吴锦祥透露,虽然吉隆坡一带的流浪狗数量比10年前有逐渐减少的跡象,但偏乡地区还是比较多。「这有可能是人们把动物送往郊区丟弃。」

针对家中饲养的宠物,吴锦祥指出,近年来宠物主人对动物结扎的意识已经逐渐提高,有时宠物主人带动物来註射预防针时,吴锦祥也会宣导结扎的好处。「年轻饲主一般都能接受替动物结扎,老一辈的主人还是会觉得结扎手术对动物残忍。」

吴锦祥指,虽然本地有几家流浪动物收容所,但都常常爆满,成年狗的领养率也偏低。因此他认为,帮动物结扎才是有效减少流浪猫狗的方法。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救救流浪狗(2):改写流浪的命运
下一篇新闻救救流浪狗(4):图文並茂迸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