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美里5日讯)埔奕州议员陈长锋表示,砂拉越人民在漫长的44年,经历了痛苦的历史,希望能成为新一代砂人民的教诲,维护和争取民主、平等及砂的自主权。

“无论如何,作为一个砂州人民,必须全力争取砂拉越应有的自主权;不要失去自由和自主权后,才恍然大悟‘临时抱佛脚’的去争取。”

他指出,砂拉越“自主权”问题已呈上联邦法庭,联邦法庭也将在六月12日进行听审,就等联邦法庭判决或宪法诠释后,砂拉越才决定该如何做下一步的反应。

他认为,整个过程让砂民疑惑,到底砂拉越的主权是什么?联邦宪法管不管用?

“对国油而言,如果砂拉越在海域及石油开采有全权的话,国油的经济收入将大受影响,这也代表国油将会无法生存。”

他认为,国油目前别无选择,只有上联邦法院,要求法庭作一个联邦宪法的诠释。

另一方面,他说,砂国阵在过去数年一直在砂主权上课题上徘徊;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PDA1974)让国油拥有石油开采权及管理权,且在过去44年中只从中得到5%的石油开采税。

“现任国阵领导层更是在2012年海域法令(TSA2O12)下,眼巴巴的看着砂海域从12海里减至3海里。”

他形容,国阵政府也屡次承诺将会给砂拉越自主权,不过这些都只是空雷不雨!

他说,砂州“争取”的方法是不承认石油发展法令及海域法令的联邦宪法,而不是经过商量,讨论。

他指出,砂首长是单方面的说联邦会下放自主权给砂州,前首相却只答应会归还砂州“应有的”;问题是什么是砂州“应有的”,国阵却没有诠释。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后车轮失火 拖格罗里烧毁
下一篇新闻首相署表扬官职员 184人领服务勳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