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由RAM Entertainment 提供

(吉隆坡19日讯)陈木胜执导和监制 、甄子丹、谢霆锋等主演的动作电影《怒火》将在12月2日在大马上映,刚刚完成《杀神4》(John Wick 4)拍摄返港,现正隔离检疫的甄子丹,接受大马媒体访问时,提到与谢霆锋在教堂上的终极对战,挑战当年他与吴京在《杀破狼》那场对打戏,直言:“我都想向自己致敬。”后再解释到作为一个电影人,最想的都是挑战自我。

Advertisements
《怒火》是甄子丹暌违已久的时装动作片。
《怒火》是甄子丹暌违已久的时装动作片。

《怒火》是陈木胜的动作片遗作,也是甄子丹与谢霆锋相隔14年再合作,电影在各地上映后都获得好评,而结尾他们以警棍对上蝴蝶刀、拳拳到肉的教堂对战都让观众紧张到喘不到气。甄子丹说《怒火》中刺激、爆破场面连场,在经历了一场如此惊心动魄的街头枪战后,回归到两人对决时到底要如何呈现时,他也苦思良久。

“难度在于由震撼、澎湃的场面,去到两个人赤手空拳要怎样打,陈木胜当时一直追问,我都说还在想。”而当年在《杀破狼》甄子丹用警棍对吴京的刀对打成为名场面,他亦想到要自我突破,让谢霆锋去挑战吴京:“ 难度高才好玩,输给吴京是应该的,超越到就发达咯!”甄子丹笑言当时提出时,陈木胜和谢霆锋都O嘴,不过最后出来的效果绝对是棒的!

甄子丹苦思良久,才设计出这场精彩的教堂终极对战戏。
甄子丹苦思良久,才设计出这场精彩的教堂终极对战戏。

问到对谢霆锋在这场戏的评价,甄子丹直答:“当然不可能像吴京,他始终是有武功底子的人,谢霆锋很出色、做得很好。”问到对方有没有要拜他为师,甄子丹笑答:“当然不需要啦,我又不是师傅,我只是一个资深电影人。”而提到相隔多年再合作的感受,他笑笑答:“大家都老了,肯定有成长啦!”

甄子丹笑言设计这个场面,其实某程度上“都是向自己致敬”,问到他有无想过拍一部属于自己的传记电影,他解释:“我开玩笑罢了,好听是致敬,其实是自我挑战。”他谓《叶问》系列结束后,一直希望回归时装动作片:“《杀破狼》是我喜欢的风格,但是大家都很爱叶问,很多老板都开始不记得我喜欢时装动作片。”故这次能遇上陈木胜拍《怒火》,对他而言意义非常重大。

《怒火》剧照。
《怒火》剧照。

不过,甄子丹提到当初开《怒火》前,陈木胜原先是想开一部在墨西哥毒枭的动作片,就连地点都已经勘察,但碍于制作费关系而被逼搁置:“其实他不开心的,这部电影是他的心愿,我就鼓励他,不如我们来拍一部警匪片,于是才想到《怒火》这个故事。”

 搞笑的是,当有媒体问到甄子丹“哪一部动作片是他会重看又重看的?”他直答:“其实我不喜欢看动作片的,因为我会用很严厉、批评的眼光去挑剔,我本身较喜欢剧情片。”

近期好莱坞发生亚历鲍德温(Alec Baldwin)片场因误用真枪发生憾事,问到甄子丹日后再相关的戏时会不会加倍留神,他回应:“我觉得危险的戏一定会去亲身去检查,《怒火》中谢霆锋撞钢琴的戏,其实是我先去撞一次,当然安全措施是已经做好了,只是我们追求那种逼真感。”他谓自己一直都很小心,强调:“自己受伤反而没怎样,但我不想任何人受伤。”

已经度过十多天隔离日子的甄子丹,被问到如何消磨时间,他笑笑答:“这里有个键盘,我得空去弹琴,和家人聊天,每天有很多会议要开,(时间)闭眼就过去了。”对于这次无法来马宣传,甄子丹也大感可惜:“每次来大马都感受到大马影迷的热情和支持,希望可以快点见面啦!”《怒火》将在12月2日于全马戏院上映。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不想下一代那么辛苦” 罗子溢有意举家移居中国
下一篇新闻入围大马十大杰青30强 黄凡朔感激苏盈之彭学斌提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