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经济负担让人喘不过气,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客工坦言,为了解决“钱不够用”的问题,只能继续在新国工作,他已没有回头路。

现年41岁的阿彪是一名辅警,他曾在2002年到新加坡工作过两年,但当时因为每天骑摩哆往返,累积不少负面情绪,便决定回来新山担任上门补习的家教。

当时,即便是每天从上午8时做到晚上10时,但时间有限、收入也受限,他在2012年因收入面对瓶颈,便决定再踏出国门,越堤到新加坡,从事辅警工作。

“我在新加坡工作,收入就是刚好够用而已,但在马来西亚是完全不够用,比如想给父母钱,当时在新山工作手头就较为拮据。”

沉重的经济负担让人喘不过气,大马客工每日奔波长堤两岸,赚取一家温饱。
沉重的经济负担让人喘不过气,大马客工每日奔波长堤两岸,赚取一家温饱。

阿彪与太太育有两个女儿,最大的7岁,太太没有上班,全职照顾孩子。

他透露,包括加班和津贴,每月薪资约3500新元(约1万1200令吉),家庭伙食开销每月2000令吉,一年保险费约一万令吉。

“车子是10多年车龄,房子是以前买的单层排屋,不到20万令吉,当辅警后加速供完了。我们不乱花钱,也没太多娱乐消费,我太太没上班,照顾两个小孩,一个月存3000令吉没有问题。”

阿彪认为,若他从以前就在大马工作,相信也有可能做到与目前在新加坡工作差不多的收入。

“但我现在回来(大马)就很难了,毕竟从头开始,年龄也有了。没办法回来,我没有回头路了,也没打算自己做生意。”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大马17岁少女猪仔逃跑失败 惨遭当众逼口交及性侵
下一篇新闻出口民调:意大利选出首位极右女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