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20日讯)一名送餐员在社交媒体分享送餐两天可赚865新元(约2854令吉50仙),但要起早贪黑,睡不到5小时,坦言不敢和老婆讲送餐背后的辛苦。

Advertisements

原本以减肥和玩玩的心态加入送餐员行业的林比利(43岁,自雇者)没想到这是不错的生活补贴,他在面子书以Billy Cane账号公开本月10日和11日周末两天净赚865新元的心得,令不少网友心生艳羡。但他呼吁大家别只看到风光的一面,其实送餐工作很不容易。

他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忆述,赚到865元的那两天都是从上午8时开跑送到深夜,两天完成70单,达到奖励金的要求后,他就停了。

他指出,865新元并不完全是送餐所得,其中有200多新元(约660令吉)属于平台给予的“回归奖励金”,要求送餐员在限定时间内完成至少60单。

林比利是马新跨堤族一员,15年前来新加坡当工程师,目前是新加坡永久居民。

他透露,两年前,马新边境关闭,他被迫在新加坡租房,从冠病阻断措施实行的4月开始送餐,一方面希望减肥,一方面也希望补贴房租。

一开始,林比利和许多送餐员一样是骑脚踏车送餐。 

“我那时候有小肚腩,就想说可以运动又可以赚钱,后来发现收入不错……我的体重原本67公斤,差不多两个月瘦了3公斤。”

开车送餐可以一次性接更多单,但需要有更强的臂力来扛更重的物品,好比一整箱的矿泉水。(图取自Billy Cane面子书)
开车送餐可以一次性接更多单,但需要有更强的臂力来扛更重的物品,好比一整箱的矿泉水。(图取自Billy Cane面子书)

马新边境重开后,林比利恢复“跨堤族”身份,每天往返新马,也开始开车送餐。

他透露,有送餐的日子,清晨5时就要爬起来,工作到深夜再跨堤回新山的家,到家已是凌晨,仅能睡四五个小时。

他坦言,太太十分支持他的工作,但他不敢跟妻子讲背后的辛苦。

林比利起初是为了补贴房租而成为送餐员,后来搬回新山后,就把周末两天的送餐收入,用来补贴孩子的学费。

虽然收入不错,但他强调,并非每个周末都会赚800多新元(约2640令吉),刚好那周末可能是有下雨的缘故,单子比较多。

目前,他正自主创业,也是业馀摄影师,因此只会在周末送餐,不会转为全职送餐员。

“假如天天做的话,会有不错的收入,但我不会考虑,因为真的蛮累的。”

林比利说,送餐员看天吃饭,日晒雨淋,送餐途中衣服乾了又湿,但这就是生活的取舍。

他忆述,曾因扛重物扭伤脚,但由于奖励金制度,不想半途而废,隔天仍继续送餐,也曾经扛过4包大米、20瓶1.5公升的可乐。

“送餐员常常会被人看成低贱的工作……其实送餐也是一份脚踏实地的工作,正正当当用血汗劳力换来收入。”

他希望通过分享经验让人们对送餐员改观,给予更多尊重。他也鼓励面临失业或需要额外收入的人,可以送餐来补贴家用。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拉菲兹:成立政府委员会 审查整合各联盟宣言
下一篇新闻疑新仇旧恨起争执 拐杖叔与纸巾嫂大战观音堂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