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6日讯)公正党德伦敦州议员沈春祥表示,救援一名猪仔大概需要耗费近2万令吉,单以行政议员每月工钱2万多的薪资,在逾20多次猪仔救援行动将96名猪仔就回国后,也难以支撑这笔费用。

Advertisements

“从泰国曼谷去到美索, 一天的租车需要8000块泰铢,我与助理在那边的住宿费需要15000令吉的开销,在救援猪仔后,需要为每名猪仔缴付因逾期逗留而遭泰国罚款的15000泰铢,而他们的机票也需按照规定,经过该地移民局购买(18500泰铢),且救援及办理归国程序需要至少12天,期间的车费、住宿及餐费等,也是一笔不少支出。”

他在接受《东方日报》专访时指出,人称“泰国过江龙”的大马籍黄姓商人虽有帮忙支付一半的救援费用,并曾获彭亨州务大臣及州秘书分别资助的1万令吉外,便没有获得更多资金协助他救援猪仔。

“有一些贫困家庭是没有能力支付这笔救援费用,而我们在救援前便向猪仔的家属说明救援所需的资金,希望他们能够或多或少提供一些资金帮助救援行动,没有强迫性的,但有些家属就是漠不关心,将责任推在我们身上,一些不知情的家属更是会给予谴责,但有些家属还是会提供几千令吉不等来协助我们。”

仅不到2%人自愿沦猪仔

除此之外,沈春祥表示,一些对其救援猪仔行动的批评声也让他感到心灰意冷,他也不苟同一些政府官员及警方等认为一些猪仔自愿前往该地的说法。

“我得知内政部长(赛夫丁)称,一些猪仔因为欠下赌债(而自愿前往),并签下工作合同,但我想反驳的是,诈骗集团也是会用武力威胁猪仔们签下合约,而且我不懂那些合约(内政部所得知)是从哪里得来,虽然内政部长和我同党的,但对于他们的解释,我真的不了解。”

“况且,我相信志愿前往该地成为猪仔的人不到2%,且他们的身份往往是猪仔的上级管理人,他们来去自如,又可以欺负猪仔,那种人不会求救,我们也不需要去救他们。我们要救的是那些被虐待的猪仔,这些被骗(高薪骗局或爱情骗局)过去的人占了90%以上。”

内政部长赛夫丁曾在上个月揭露,向警方求助的打工骗局受害者当中,其中一部份竟然是因为欠下一屁股债无法回国的赌徒假冒的。

赛夫丁当时指出,尽管一些打工骗局受害者是因高薪职位被骗出国,但也有一些受害者,在出国就职之前,就已经知道他们的工作内容是诈骗。

为此,沈春祥补充,他们在救援行动展开前,便会要求求助者提供想救援的猪仔被虐待的照片或视频,并要求其家属向警方报案,以证明其内容的真实性。

“我们都会向他们要求一些照片,像是猪仔被如何虐待、大概的地点等资讯。他们也需在资料送出后立马删除掉,以免被诈骗集团的高管发现而遭到毒打。”

对于警方宣布,泰国及柬埔寨政府将不会受理,除外交部与大马皇家警察外的相关报案,包括大马非政府组织。他表示,警方的声明让非政府组织对救援行动却步。

“其实我很鼓励大家去救猪仔,无论花猫,白猫、黑猫,会抓老鼠的就是好猫,但刑事调查部最近的声明,让任何非政府组织不敢进行猪仔救援行动。而且,虽然柬埔寨、寮国及泰国等的政府对救援行动非常合作,唯独缅甸不行,因为他们目前是无政府状态,难以让官方进行救援进行。”

即使贫困家庭 也只能婉拒请求

此外,他表示,在许多先前向他求救的受困在当地的猪仔家属,在得知他停止救援猪仔的宣布后,也被消息震惊,虽然有些求助者是贫困家庭,但他还是跟求助者说明情况婉拒请求。

对于日后是否会在有资金的援助下再度展开救援行动,沈春祥表示,他会在考虑,但会带赞助者前去观察猪仔救援过程,以免惹出更多争议。

“因为讲到钱就很伤感情,不管哪个社团,他们可以跟我上去看(救援行动),他们就可以看到我这些资金是用在哪里,不要给了我们钱,又怀疑我们。即使他们给我1百万作为救援用途,我们也是要带赞助者上去看我们的救援过程,以免在解救猪仔后,惹出更多争议。”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沈春祥:救援每名猪仔需逾2万令吉
下一篇新闻岸田顾问:低出生率不减缓 日本有天会“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