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外乎就是衣、食、住、行四个部分,而随著经济日益恶化,生活压力以来越大,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我们,也逐渐感受到生活日益失控,只是大家似乎有很强的包容度,至目前也还没有见到什么人做出一些失控的行为。

从“衣”的角度来看,规范的衣著似乎逐渐成为今天各个公部门的标准要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标准穿著要求竟然反客为主,只要没有符合所谓的穿著标准,连警局都进不去,所有的紧急事件竟然在穿著方式之后,这是非常离谱的事情。

穿著这件事其实没有这么复杂,只要不暴露,没有涉及有伤风化的情况下,有关单位并不能够阻止人们的各种公务活动,而今天所见的各种所谓规范穿著标准只是某种文化、价值观下的考量,并不是法律层面的标准,绝大部分民众为了不要太多麻烦,即使心中不满,也只有顺著相关要求配合行事。

食物的价格失控飙涨是最近大家感受最深刻的课题,民以食为天这句话就说明了食物在生活中的重要性,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没有人能够说清楚为什么,肉鸡价钱需要被控制,鸡蛋成为稀缺产品,能买到吃鸡肉和买鸡蛋成为值得宣扬的大事。而且猪肉一年涨价的次数多到没有人记得,吉隆坡更有一碗猪肉粉从行管令前的九块涨到今天的十五块,所谓的经济饭两菜一肉十三、十四元也已经是合理价钱,在这个大趋势下,为了找吃大家只有更加拚命。

慈悯菜单只能治标不治本,今天食物价格飙涨的原因到底是供应问题?是经营成本的问题?还是食材生产环节出了问题?政府需要从根本下手,毕竟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人民吃不饱,政权就会倒台,至少中国过去数千年的改朝换代都跟食物和饥荒脱离不了关系不是吗?

住的部分最大问题是整个都市规划不当的结果,在国内的都会及附近郊区,动辄四五十层楼、超过千个单位的复合式公寓大楼大量的兴建,而价格越来越高,但空间越来越小,能不靠父母可以负担得起房子的年轻一代越来越少,大家为了高额房贷疲于奔命的“找吃”,即使住处设有泳池、健身房等数十种公共设备,每天下班后精疲力尽回到家后,再去使用的又有多少人?或许今天住宅的设计者忘记了“住”,把一大堆跟住无关的设计变成住宅的主要卖点,本末倒置了。

在无法负担市区与周遭地区高额房价的情况下,为了能够有一个栖身之所就只能够往更远的郊区搬迁,然而在不当的规划和公共交通设计不良的现实下,开车成为今天绝大部分人仅有的选择,结果就是每天在路上行驶的汽车数量庞大,停车位不足、塞车问题等已经是都市生活无法回避的一环,大家都很不满意,但却又是那句“不然怎样?”,然后就是默默的承受一切。

很多时候当我们讨论到这些问题的时候,都被认为是自己能力不足所致,如果你有钱,为什么会担心物价上涨?如果你有能力,就不会住这么远了不是吗?在这样的情况下的结果就是大家为了在这个土地上苟活,就只能自扫门前雪,自私的活著,大家都这样,只要不影响别人就好了。

人民在意的也就是衣食住行这四个生活最根本的需求,一个好的政府也不过就是满足人民在这方面的需求,让大家可以自在的活著,而社会的各种纷纷扰扰、意识形态的矛盾、族群之间的冲突很多时候也只是因为生活不顺遂,所找的借口而已。所以团结政府如果真的想要长久执政,那就想办法尽快将人民失控的生活导回正规,这比任何政治权斗、意识形态辩论更加有意义,人民也更有感受。

评论: 黄瑞泰(独中老师、隆雪华堂文教委员)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黄金祥:华社的不肖子孙
下一篇新闻狗狗送美容院整理狗毛 惨变“一头驴”气得又吠又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