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马来西亚人民的热情和热爱正反映在首次发行的新股(IPO)、外国歌星的演唱会和竞标陆路交通局发行的双字母车牌上。从经济学的角度可以理解到“稀缺性”(scarcity)的概念,即物以稀为贵。当一样物品或服务的供应有限时,消费者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购买该产品或服务。

除此之外,大马人民对新股、演唱会和车牌的需求也显示市场中并不缺资金,处于金字塔高端人士的购买力似乎没有受到通货膨胀或马币贬值的影响。

充裕的资金从金融市场到商品和服务市场。相比疫情期间,消费者炒作无实物支撑的加密货币或非同质化代币(NFT),人们更愿意在后疫情时代把钱花在自己的身上,好好地享受生活。可以见得疫情对人们造成的阴影其实发挥了正面的作用,使人们更懂得珍惜当下,因为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到实在不好说。

随著,后疫情时代的到来,国人的消费观念正在发生变化。他们更加愿意在娱乐、投资和个人认同方面进行支出。另一边厢,大马人在疫情后的消费模式也不能单用传统经济学的理论解释,因为这种疯狂抢购物品或服务的现象并不理性。

譬如,投资者对新股的追捧反映了他们对经济增长和本地企业的信心。大马股市自今年农历新年后,缺乏新的主题来带动大市上涨。因此,首发股就吸引了众多投资者的目光,加上线上申请的便利,他们蜂拥地认购新股,把新股票当作“彩票”,期盼在短期内获得资金翻倍的机会。

这种投机热潮有助于推动马来西亚的资本市场发展,同时也为创新和创业提供了更多的资金支持。从年初迄今的首发股上市首日的表现来看,科技股或定价介于20至45仙的股项尤其受到投资者的追捧。这一点从三位数的超额认购率足以见得僧多粥少促使多支新股在上市开市时翻倍地上涨。

除了看到金融市场的投资者热衷于认购新股,今年排队上市的公司也将超越去年同期,意味著在高利率的环境下,上市融资成为了公司热门的选项,在吸引资金投入之际也可以趁机提高公司的知名度。

至于演唱会,其能带动国内相关行业的发展,包括音乐制作、场馆运营和旅游业等,为马来西亚的经济增长注入活力。从社会学角度而言,演唱会票的抢购热潮说明了他们对音乐和娱乐活动的热爱。

黄牛票损害公众利益

演唱会作为一种受欢迎的娱乐形式,给人们带来了难忘的体验和共同的文化认同。参与演唱会能够让人们与自己喜欢的艺人近距离接触,感受到现场音乐的魅力。演唱会的举办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比如,有政治人物尝试以某乐团的表演不符合国情为由,要求政府取消该演唱会。演唱会前的购票活动一片狼藉,而且出现高价的黄牛票是值得关注并解决的问题,因为当中涉及了不诚实的经济活动,损害了公众的利益。

此外,热烈竞标车牌的现象反映了人们对个人身份认同和社会地位的追求。在马来西亚,拥有特殊车牌号码的车辆往往被视为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竞标车牌成为一种热门活动,吸引了人们的关注和参与。这种趋势不仅反映了个人对独特性的追求,还对政府的收入产生了积极作用,即为政府带来了额外的收入。

比如,近期配合陆路交通局成立77周年推出的布城FF系列车牌再次吸引了民众的参与。尽管这并不是第一次出现相同字母的车牌系列,过去曾引发热烈竞标的车牌系列有DDD、PPP、RR和VV。从过去几日热门号码的竞标价可以看出端倪。为了心头好,人们不惜砸下重金以求购得“心头好”,当中的“黄金号码”破了过去的成交价纪录,动辄至少30万令吉,足以购买崭新的豪华房车。由于一些号码没有开放竞标,进而引起了民众对此次竞标的质疑,随后当局也把部分号码开放。

总括而言,大马人民在后疫情时代的消费模式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并且是不理性的。这一点单从他们愿意花大笔的钱在申请新股、买演唱会票和竞标车牌可以看出。不理性的消费并无不妥,这种消费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个体对自主选择和幸福感的追求,同时也对经济和社会产生效应。然而,我们也应该认识到非理性消费可能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个体过度追求非理性消费可能导致财务困境、债务问题甚至社会不平等的加剧。

此外,非理性消费也可能受到商业营销的操控,使个体在购买决策中缺乏理性思考和判断能力。因此,我们在进行消费决策时,仍然需要保持一定的理性,根据自身的经济能力和目标进行合理的规划和选择。立法机构也应该监管经济不诚实的情况,以保障广大民众的利益,也可以减低地下经济侵蚀国家的收入。

评论: 郑荣信 (毕业于赛城多媒体大学经济学分析系,曾与大学教授在国际期刊共撰《投资者情绪如何影响大马股市》。热衷于研究行为经济学的理论和实践。在大马交易所开启金融职业生涯,现在一家证券行任职,也是本地中文财经电台CityPlus FM《一股作气》的常驻嘉宾,也积极通过YouTube视频,分享股市前景和金融市场相关知识。)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刘华才:火箭领袖别再信口开河了!
下一篇新闻中国情侣惨死巴厘岛宣布破案 警方说法让人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