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没有想到本身会站在被视为巫统总部马来人殿堂的默迪卡礼堂发表谈话,而这是历史性的。团结政府首次全国大会于5月14日举行,地点在就在上述地址。19个盟党齐聚一堂,以主题“昌明迎向大马的未来”(MADANI Mewajahi Masa Depan Malaysia)为国家发展献策谋划。

而巫统前总秘书安努亚慕沙表示火箭登堂入室之举,最终将导致巫统党员退党。事实是否如此,还有待证实。

过去选举,行动党曾表态动员剿灭马华,而行动党与巫统的势不两立,剑拔弩张更是水火难容。当然,巫统的历史明显对华人“不友善”而以马来民族唯我独尊。行动党过去到现选举获得的选票大部分来自华裔。华人在文化、教育、经济、社会面对不同程度的打压与对待,不满情绪唯有通过政治反对力量来寻求化解,而行动党与华人对政府抗争的历史几乎息息相关。

马华尽管号称代表华人,党员也以华裔为主,是纯华人政党。然而,马华在早期当政期间表现“软弱”,无法获得华裔民心,但通过政治影响力却给该党带来巨大经济效益。就是到现在,马华庞大的资产远远胜过行动党。

团结政府成立,不是自然形成,而是基于一定的政治背景。巫统最强大的时候,根本不把华人看在眼里,以至于马华在巫统淫威下“当家不当主”,尽显唯唯诺诺。

巫统分裂是历史的必然。基本没有一个政党可以在欠缺坚定理念下还可以“稳健成长”。利益如果是彼此赖以合作的基础,当利益分配不均时,冲突自然产生。事实证明,巫统高层通过各种方式敛财,而贫困马来人却很难分得一杯羹。

资源分配不均衡,马来权贵却是最大受益者。而前巫统主席也是前首相纳吉的大贪之所以被揭露与对付,全仰赖巫统分裂才能看到的景象,腐败领袖如何鲸吞国家财富,纳吉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很多人到现在都很难想像,一国首相可以在自己家里窝藏上亿现金与珠宝,而如果不是国阵政府垮台,这些现金怎么可能一一被曝光。前首相马哈迪已失去政治的亮眼光环,尽管被人指指点点,但揭露纳吉贪腐,老马却立下汗马功劳。

国盟绿色海啸

巫统曾是国家政治的“不倒翁”,是政府内最有权势的政党,而他们过去治国方略并没有为国家创造什么值得称道的丰功伟业,更多的是领袖为自己的荷包创造更多“斤两”。按理巫统应被剿灭,而成为历史。但却阴差阳错的在巫统最弱势的时候依然继续成为政府一员。

为了团结政府成功组成,以击退国盟绿色海啸席卷,希盟与巫统结合严格而言是脆弱的。而彼此关系是否会进一步被巩固、强化、提升,最终要看来届六州槟城、雪兰莪、森美兰、吉打、吉兰丹与登嘉楼选举的结果。

希盟选举最缺的就是马来票,而结合巫统力量,就是补希盟之不足,巫统能否发挥优势以拉拢马来人在六州选举为团结政府添砖加瓦,至关重要。如果巫统可以在马来人聚集的选区囊获大量马来票,成功击退以土团党及伊斯兰党为首的国盟,团结政府才可能可以继续在“稳定”中求发展。

首相安华的严肃打贪、国阵与希盟捐弃前嫌,火箭与巫统的拥抱,到底马来人是否买单?巫统总秘书阿末马斯兰促请巫统党员在即临的六州选举中,支持行动党候选人作为团结政府的代表,别对行动党有所顾忌。国盟主席慕尤丁回应指当巫统领袖要求支持者来届州选投选行动党时,就已乖离了最初的斗争与意识形态。他更批评巫统已经穷途末路,更预言来临的六州选举会丧失更多的选票。

马来人的想法如何?到底马来人最终请归何处?现在仍言之过早。预计希盟与国盟来届州选的弑杀,与第15届大选只会有过之无不及。而华人与马来人的关系是否“扎实”、“信任”、“包容”也将在来届州选看出端倪。

评论: 陈锦松 (曾任北京英迪经贸学院常务副院长及驻中国办事处主任、南方大学学院国际学生处总监、UCSI大学中国区总监、新纪元大学学院招生处资深主任,大同韩新传播学院文化事业处主任,报社社论主笔、杂志主编,先后旅居中国北京、上海、广州、重庆10馀年,现为独大董事及吉隆坡建设大学中国区运营总监。)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喂他吃苹果块 8月大男婴窒息命危
下一篇新闻开心用餐却发现被“加料” 古晋华裔女:吃不饱还受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