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Swatch表行推出了一款以同性恋为主的彩虹色手表款式,而被内政部执法人员充公。据了解,Swatch表行分布在全世界的实体店,唯独马来西亚面对类似情况。非穆斯林社群的反应,不是很激烈。最多只是在社交媒体上评论反酸。

2012年7月,国阵政府强调不会捍卫同性恋权益时,以“人民之声”(Suaram)为首的很多非穆斯林群体纷纷讨伐,指著国阵政府歧视同性恋群体。人民之声在于上星期给予首相善意提醒,要求进行改革。但在此课题上截止27日上午,还没有任何谴责声。

同样也是近期,当政府撤回“禁止使用阿拉字眼”的上诉后,引发了穆斯林群体的讨伐。首相安华也在最快的时间回应,只有沙巴和砂拉越州能使用“阿拉”来引述非伊斯兰的神,而全马其他州属则不行。

当然,这只是政治术语。首相的一言,不能否定法庭判决。2009年当国阵为首的政府执法单位充公了基督教传教士的国语圣经光碟,因为里面引用“阿拉”为基督教的上帝。当时,很多非穆斯林人权和宗教团体纷纷抗议,指责政府罔顾宪法,不平等对待其他宗教。

现在,当首相安华说出沙砂以外的州属禁止使用阿拉来引述其他宗教的神时,反对声只有当年对国阵的十分之一。

以上两个例子,只是近期发生的大事。2022年改朝换代以来,无数类似的情况,既是做出和国阵差不多的政策,如,特别开彩由22次转成8次,公正党教育部长特别声明独中不属教育体制,不会有“制度化”拨款,公正党经济部长说不否定会重新落实消费税,没有降低油价等等。

就连首相安华带回来中国1700亿令吉投资的合作备忘录,有一半以上是有关宝腾-吉利合作,以及边佳兰石油天然气相关计划(Rapid Pengerang)。

在国阵时期,宝腾-吉利合作被希盟视为“失去国家骄傲”。边佳兰计划更是被绿色环保组织以保护龙虾为由,频频抨击当时的国阵政府。

话说回来,现在希盟两次拜相,大多数政策,或亲商利民,或歧视某群体,或给予人民补助金等等,都是换汤不换药。譬如,非穆斯林因穿著遮拦不够,被公务员禁止进入政府大楼的事情还是层出不穷。

差别是什么?差别是非穆斯林群体,现在才开始了解,安华政府的行为与前朝国阵如此相似,是因为以前国阵一党独大,没有换过政府,不知道友族同胞的心态是如何。

少数服从多数

如果巫统执政时期,非穆斯林可以随意穿著进入政府大楼,随意使用可兰经特别词汇,承认统考等等,那么,不用等到2018年,在改革的同时,友族支持会立刻转向伊斯兰党。那个时候伊斯兰党若一党独大,肯定会立刻和要求改革的行动党撕破脸。

如果纳吉时期的国阵政府没有基建计划,没有RAPID计划,没有用公积金在世界各地投资,没有MRT,胡乱征用国油的盈利,没有加强国库控股(KHAZANAH)和国民投资机构(PNB)的投资,没有限制房地产贷款,在疫情泛滥和现在重组经济,哪来资本让当朝政府挥霍?

有者曰,1,安华才执政不到一年。2,现在希盟是和国阵组成联盟。3,上届希盟政府是马哈迪政府。

这三点都不是有效论据。第一点,很多国阵时期的政策,如边佳兰计划,人民辅助金,不承认统考等,如果被批评,应该暂停或落实。非但不暂停/落实,反而还挪当成自己政绩,这样的做法,既使安华执政20年,还是会保持下去。

第二点和第三点,安华领导的民联在2013年大选获得89席。2022年大选的希盟还降了7席,剩下82席。马哈迪领导的希盟在2018能冲破111席,是因为土团在马来社群指责国阵不够照顾马来人,行动党则批评国阵歧视其他族群。所以组政府后才发现马来和非马来人支持当时希盟,除了一马公司以外,民意是相违背的。

也就是说,希盟如果不同意沿用一直以来批评国阵的政策,只会将马来选票推向其他政党。现在国阵和希盟站在一起,那么票源只会推向国盟。反之,如果纳吉还是自由身,那么票源就会回流巫统。

很多人可以继续用自己的语言在社交媒体吵吵嚷嚷,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你的民意,不是其他人的民意。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政治人物,还是要以多数人的想法为准。

评论: 戴子豪 (律师兼评论员。)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杨紫靖和黄美莹:气候变化会杀死我们所有人
下一篇新闻到医院探病被要求给红包 女子只买水果被酸「小气」